媒體爆料,據知情人士透露,美國總統特朗普希望在本周公眾意見徵求期一結束,就推進實施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的計劃。

彭博新聞社網站8月31日報道稱,特朗普8月30日在白宮接受了彭博新聞社的採訪。當被要求證實這一計劃時,特朗普微笑着說,這種說法“並非完全錯誤”。

▲8月30日 特朗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接受採訪,回答了系列有關貿易、稅收的相關問題

報道稱,美國企業和公眾可以在9月6日前就擬議中的關稅提出意見,這些關稅將涵蓋從自拍桿到半導體的各類商品。這幾位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計劃在最後期限過後立即徵收這些關稅。其中有幾個人提醒說,特朗普尚未作出最終決定,政府可能會分批落實這些關稅。

 

報道稱,特朗普也有可能在下周宣布徵收這些關稅,但同時說明這些關稅將在晚些時候生效。在6月中旬宣布將對34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後,特朗普政府等待了大約三周時間才正式徵收這些關稅。後一個階段對16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則是在8月才生效的。

 

報道稱,此次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將是迄今為止最大規模的動作,並將標誌着世界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貿易戰的重大升級。

 

報道認為,這很可能令一直對日益加劇的緊張局勢感到擔憂的金融市場進一步喪失信心。中國已誓言報復,計劃對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征關稅。在8月早些時候舉行了6天公開聽證會後,特朗普政府正在最後確定將被加征關稅的中國商品清單及關稅稅率——稅率可能介於10%到25%之間。

 

報道稱,美國的關稅行動是在對華鷹派在特朗普政府中取得支配地位的情況下採取的。

 

另據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網站8月31日報道稱,美國政府暗示最早將於下周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在彭博新聞社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的話報道了上述計劃後,白宮沒有對這一報道予以否認。

報道認為,本周可能的舉動將標誌着特朗普政府與中國的貿易戰的明顯升級。中國誓言將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征報復性關稅。

美國政府已要求美國企業和公眾在9月6日前就下一輪的潛在關稅發表意見,這些關稅將以範圍巨大的消費品為目標。彭博新聞社援引官員的話報道稱,一旦該最後期限過去,特朗普就將實施這一關稅計劃。

 

報道認為,世界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的關稅較量的又一次升級出現在全球經濟可能充滿危險的時刻。

 

《悉尼晨鋒報》報道,澳洲新任貿易部長Simon Birmingham公開呼籲中美雙方保持冷靜,作為兩個超級大國,應該攜手維護世界經濟的平穩發展,而不是增加經濟危機出現的可能。

 

隨着中美邁向全面貿易戰,澳大利亞發現自己處於兩難境地。澳一方面是美國的親密朋友,另一方面是發達國家中最依賴中國的經濟體。

澳會因兩個最大經濟體的纏鬥而損失很多。洛伊國際問題研究所的羅蘭·拉賈說,“澳大利亞夾在中美之間,非常尷尬。”

 

中國採購澳出口的35%——等於其GDP的8%,其中鐵礦石和教育佔主導地位。為回應特恩布爾政府宣布的抑制中國政治影響力措施,中國政府據報道已尋求不鼓勵到澳大利亞留學。教育是澳對華出口的重要領域,若中美貿易戰中,澳選擇與美站在一起,中國可能採取更多措施。

 

截至2017年6月的一年內,澳對華教育出口收入達90億澳元,比10年前飆漲260%。旅遊業上,去年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為140萬人次,收入104億澳元,較2016年增加14%。

澳大利亞對華依賴極其明顯——與中國有類似關係的多數是發展中國家。澳前總理陸克文的高級經濟顧問安德魯·查爾頓說,“作為貿易國,澳將在美中貿易戰中損失很多……全球開放性貿易體制走向惡化,將傷害我們的未來。”

 

對澳大利亞來說,澳中經濟關係不僅僅是金屬,從旅遊到葡萄酒再到維生素,無所不包。實際上,2016年中國從澳進口的8%是消費品,這個數字在2013年只有2%。有趣的是,相互貿易活動頻繁的國家多數地理位置相近,但澳大利亞與中國相距4000公里。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曾經專門撰寫了一篇文章,標題是:美中貿易戰給澳大利亞對華出口創造機遇 

澳大利亞行業組織“穀物生產者協會”表示,中國對美出口產品徵收報復性關稅,對該協會的成員增加銷售是個機會。

協會負責人說,中國是澳大麥的最大市場,每年出口額達10億澳元。中國也是澳高粱的最大出口地,年出口額3億澳元,“超過90%的高粱對華出口,且仍有增長空間”。

 

澳國家農民聯合會表示,他們從根本上反對貿易壁壘,正密切關注(中美)貿易戰進展。該聯合會主席托尼·馬哈爾說,澳農民支持自由貿易,但同時也會對市場機遇做出反應。

但是也有經濟學家進行模擬,如果貿易戰持續進行,到2022年,澳洲的GDP預計將下降0.3%,關稅不會超過目前來自白宮的威脅。這意味着5年內經濟增長將下降360億澳元。

 

這些學者表示,一旦引發經濟危機,它的影響將持續近10年,估計10年內國民收入損失近5萬億澳元,相當於去年家庭可支配收入的40%多一點。在這種情況下,澳洲的失業也會很嚴重,將縮水近6萬個崗位,平均每個工人的實際工資降低大約16澳元。

 

模擬案例基於中美貿易戰,並假設沒有進一步蔓延。如果其他國家也加入競爭,結果將是毀滅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