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商务和休闲之旅中,司徒(音译,David Seeto)喜欢乘坐私人游艇在悉尼港遨游。

这名公司高管也不介意搭乘直升机。“飞到蓝山,这是一种享受。”他说。

司徒是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的越来越多的游客之一,他们追求奢侈的体验而不在乎金钱开销——这与坐着旅游大巴、到旅行社指定地点购物的所谓的“零元团”游客的形象背道而驰。  

旅游专家称,有些“零元团”也会来澳大利亚,但这里并不是像泰国和巴厘岛那样的廉价旅游目的地。

根据澳大利亚旅游局的数据,过去12个月中国游客人数增加了13%,达到140万人次,消费了109亿元。

旅游局发言人表示,它重点将澳大利亚宣传为一个“自由行”目的地。

“我们关注自由行市场的原因是,我们知道这些旅行者最有可能停留更长时间,到澳大利亚更广泛的地区旅行,并且在澳期间消费更高。”她说。

中国游客也是消费大户,来澳旅行人均消费超过8,000元,而国际游客平均为5,000元。

司徒是来自台湾的企业高管,正在澳洲度长假,看房、购物、上餐馆用餐以及到城市以外的地方冒险,如Wolgan Valley和Hunter Valley。

司徒的一些行程非常耳熟能详,但澳大利亚吸引他一再重访的原因,也包括一些无形的东西。

“空气质量太棒了,”他说,“每次看到有人直接和自来水,我们依然会很惊讶,因为在亚洲,没有人会这样做。”

Australia & Beyond Holidays的执行合伙人伯纳蒂(Simon Bernardi)表示,他的许多高端客户都希望访问澳大利亚的著名地标,但绝对不要人挤人。“他们可能希望看到邦迪海滩,但可能选择在直升机或水上飞机上进行。”他说,“我们的许多客户都在寻求真正的澳大利亚体验,在许多情况下,他们不希望在旅行、餐馆和活动中看到自己的同胞。”

伯纳蒂表示,美食体验非常受欢迎,游客可以在这里看到农产品来自何处以及如何生产。

例如,他的公司的“海鲜诱惑”之旅将游客带到塔斯马尼亚的一艘船上,在那里他们可以要求潜水员捕捉新鲜的鱼和鲍鱼,然后直接在船上烹饪。

另一项行程把一群中国游客带到阿德莱德,在一家酒庄共进午餐,酒庄人员会现场开启一桶红酒,装瓶,然后寄给他们。

然而,伯纳蒂说说:“困难在于,公众甚至旅游业本身,都觉得亚洲游客的消费很低廉,并且以为传统的美国、英国和西方市场依然是消费最高的客源。”

雅高酒店(AccorHotels)首席运营官(太平洋)麦格拉斯(Simon McGrath)表示,这家顶级酒店已经适应了中国游客,包括在早餐菜单上提供粥,聘请讲中文的员工以及“注意提供瓶装水和热开水,因为中国游客很注重水质”。

“中国游客喜欢有专门的登记入住和退房区,希望酒店里有可以进行私人会议的设施,以及酒店外有吸烟区。”

他还表示,中国游客渴望与主要的旅游活动、购物区和赌场保持密切联系。

麦格拉斯说,Bridge Climb、悉尼歌剧院和野生动物体验都是中国游客必玩的项目,因为中国国内的物价昂贵,免税购物也是必须的。

专门供应海鲜、安格斯和和牛牛肉的餐厅也深受中国游客欢迎。

“他们想要独特的体验,可以向中国的朋友吹嘘,并在他们的社交媒体上展示。”麦格拉思说。

他说,小众市场也有增长,例如高尔夫球爱好者、来补拍结婚照的蜜月旅行者以及想买房的投资者。

“富裕的中国旅行者已准备好在这里花钱,但澳大利亚企业往往错失增加收入的机会,因为他们无法满足中国人习惯的支付方式,如支付宝和银联。”他说。

去年,中国因导弹防御系统问题暂时禁止旅行团赴韩,但悉尼科技大学旅游高级讲师贝尔曼(David Beirman)表示,他怀疑澳中两国最近的紧张局势是否会影响旅游业。

贝尔曼将于9月11日在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学院由前新州州长卜卡主持的小组讨论上,讲述中国旅游业的发展趋势。

但默多克大学旅游和活动副讲师冈本(Yohei Okamoto)表示,来澳的中国游客人数可能会受到中国经济状况、两国政治和贸易关系以及澳大利亚的声誉的影响。“不过目前,澳大利亚是公认安全的旅游目的地。”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