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引人瞩目的则是一套信息技术系统——著名的中国防火长城。它对来自中国境外的互联网内容进行限速、解析和屏蔽。正如我在搭乘这架飞机时的体验一样,中国网民无法访问在西方颇受欢迎的社交媒体网站和手机应用,以及诸如境外媒体。

在我近期搭乘中国东航和澳航代码共享的墨尔本至上海的航班上,机上提供的Wi-Fi网络受到了审查。

(ABC News)

在最近一次飞往上海的旅途中,我在飞机从墨尔本图拉曼里机场起飞后恍然发现,谷歌、脸书和推特等平时我所任意使用的网站都无法打开了,但与此同时,微信和微博却仍可正常访问。

我在这趟中国东方航空公司(China Eastern)和澳洲航空(Qantas)代码共享的航班上几番尝试打开这些网站未果,于是最终意识到,眼前荧幕上出现的缓冲符号不停转动,并不是因为信号不佳。

相反地,我竟在澳大利亚的领空不知不觉地碰上了中国的防火长城。这件事勾起了我的疑虑,因为当我在澳航的网站上订购这趟航班的机票时,它带着拥有机上Wi-Fi服务的标记。

在过去的十年里,出生于中国的‌‌“网络审查时代‌‌”之前的我,已经习惯了在澳大利亚使用没有限制的互联网服务。然而置身于全程约十个半小时的航班中,没有网络——更具体地说是没有不受限制的网络,令我感觉很不自在。

置身机舱,我无法使用包括推特和脸书在内的社交媒体平台。

(ABC News)

我有大把地时间去思索这次发生在澳大利亚领空中的网络审查:为什么我所使用的机上Wi-Fi会在澳大利亚的领空受到审查?究竟是哪个国家的法律对我乘坐的这架飞机有效呢?

‌‌“飞机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

这本是两个听起来容易回答的问题,但实际上却涉及航空和通讯法规中的复杂问题,以及每个航空公司的有关政策,是相当复杂的话题。

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的客机中的空间可被视为中国领土的延伸。

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一些简单的方法来解释中国的审查制度能够在澳大利亚领空范围内的飞机上实施的原因。

香港中文大学(CUHK)的航空法专家李載雲(Jae Woon Lee)博士认为,我乘坐的飞机的内部空间基本上可以被认为是‌‌“中国领土‌‌”。

他表示,由于中国和澳大利亚均加入了《东京公约》(Tokyo Convention),一项规定哪个国家的法律在飞机内部可适用的国际公约,所以中国的法律法规对我乘坐的航班是有效的。

‌‌“这架由中国注册的飞机可以说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从概念上来看,这个说法是正确的,‌‌”李博士说道。

国际航空航天法律和政策小组(International Aerospace Law&Policy Group)的负责人约瑟夫·威尔勒(Joseph Wheeler)说,国际法律规定,每架飞机都有‌‌“国籍‌‌”。这意味着如果你乘坐的是一架中国飞机,那么这架飞机就要接受中国监管机构的管辖,即中国民航总局(CAAC)。

他还表示,无论飞机上的互联网服务是否受限,它都由一系列中国法律和政策以及航空公司自身的条款决定。

可我的机票是从澳航官网购得的?

2014年末,澳航和东航曾在澳大利亚国会签署了一项为时五年的合作伙伴协议。时任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伯特(Tony Abbott)和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出席了当时的签约仪式。这项协议促成了两家航空公司之间的代码共享协议。

当我在澳航官网购票时,这个航班在销售列表中被明确标记着提供机上Wi-Fi服务。这个网页明确显示了这个航班由东航执飞,然而从未提及这一机上Wi-Fi服务将受到中国防火长城的管制。

当澳航被问及消费者是否被告知这趟被宣传为配有Wi-Fi服务的东航航班上的网络会受到审查时,澳航表示:

‌‌“虽然消费者可以在Qantas.com网站上订购机票,但澳航明确告知该航班是由中国东方航空公司承运的…因此,消费者的飞行体验会受到东航运输条件的限制。‌‌”

当澳航被追问到消费者是否曾在Qantas.com购票过程中被明确告知东航的‌‌“运输条件‌‌”具体是什么时,该公司表示顾客已被告知‌‌“产品功能在不同飞机上可能不同。‌‌”

澳航表示,这事关承运方决定在飞行途中提供什么样的服务。

东航并未对我的问题予以解答,而为东航和澳航的联营放行的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的发言人亦表示,他们无法就此事作出评论。

越筑越高的中国防火长城

近年来,中国一直严格管控哪些互联网上的内容是在其本国可以访问的,哪些是不能访问的,而这种监管早在1994年中国接入互联网时便已开始进行。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则是一套信息技术系统——著名的中国防火长城。它对来自中国境外的互联网内容进行限速、解析和屏蔽。

正如我在搭乘这架飞机时的体验一样,中国网民无法访问在西方颇受欢迎的社交媒体网站和手机应用,以及诸如《纽约时报》这样的境外媒体。

李治安教授是香港中文大学研究中国互联网审查方面的专家,他认为,防火长城在本质上是一道数字国界。

‌‌“大多数人都认为互联网是没有国界的,‌‌”李教授说。

‌‌“但是,如果你搭乘国有航空公司的飞机,并使用了机上提供的免费Wi-Fi,你实际上是令自己受到了延伸出来的‌‌”数字国界‌‌“的约束,它来自于防火长城。‌‌”

中国政府在2014年11月举行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提出并推广了‌‌“网络主权‌‌”的概念。此后,中国政府于去年收紧了其网络法规,严格管制帮助网民翻墙的工具

网络主权,是指世界各国应当能管理和限制本国的互联网,不受外来干扰。

中国企业被期进行自我审查

尽管我们找不到一个言简意赅的解释来阐述为何中国可以在澳大利亚的领空封锁一部分网络服务,李治安教授表示,中国企业尤其是像东航这样的国有企业实行自我审查并不令他感到意外。

他表示,即使未被强制,企业对敏感信息和网站进行自我审查的现象也是一种来自中国政府的期望。

李治安教授还补充道,中国防火长城可以塑造其国内的互联网用户的行为习惯,而它所发挥的作用亦越来越强。

无论东航的机上Wi-Fi服务是自我审查还是政府强制审查的结果,专家们说在这个话题上,仍有许多灰色地带有待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