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译自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9月10日的报道。中国(政府)喜欢将自己展示为另一个引领世界发展和治理的模式,但批评者们称其司法系统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每年在中国被处决的人数超过世界其他地区的总和,并且据信由于中国司法系统的根本缺陷,其中一些人被错误定罪。

澳大利亚广播电台(ABC)已获得了在中国北方一起执行处决的秘密手机视频。在视频中,一名男子被带到一个地方。在数十名安全人员的包围下,他被迫跪下,然后被开枪击中后脑勺。

在中国,处决被列为国家机密。不会发布被处决者的姓名,家属只在亲人被处决之后才知道。

林珍(音)是中国境内为数不多致力于反对死刑的人。她为一个名为中国反对死刑的小型非政府组织工作。

‌‌“根据法院判决文件和相关媒体报道,我们估计去年有2千人被判处死刑‌‌”,她说。‌‌“这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估计。‌‌”

朱静茹(音)来到近十年前被处决的儿子的墓地。(提供)

在中国东部江苏省的一个墓地,朱静茹(音)在她儿子坟前很伤心。她非常之痛苦,因为她相信儿子是被错判处决的,他没有犯下那起谋杀罪。

朱静茹擦干眼泪告诉她死去的儿子:‌‌“妈妈来这里看你来了,我可怜的孩子。‌‌”

‌‌“妈妈和爸爸一定会为你伸张正义,我的孩子,等着我们。‌‌”

朱女士致力于为儿子于海东洗清罪名,他于2008年10月14日被处决。

她已获得了最初警方的采访记录,并说证据不言自明。

她说,他被指控的那起谋杀发生在一家酒吧里的一起争执之后,她的儿子不在场。

朱女士称她的儿子于海东是被诬陷谋杀而被错误处决的。(提供)

朱女士说她儿子的器官被摘除了

朱女士说,于海东前去帮一位朋友,但是当他出现在现场时,罪案已经发生了。

朱女士称,警方在于的车上找到了一把刀,用它来诬陷他谋杀。

根据警方的法医调查,真正的谋杀凶器是一把更大的刀,更象是砍刀。

‌‌“他们没有在他的刀上找到任何血迹,他身上也没有血迹‌‌”,朱女士说。

‌‌“他们没有在他身上发现受害者的任何DNA。他们没有证据。‌‌”

中国的法院驳回了朱女士一再要求重审的请求。

朱女士说,这是掩盖,因为真正的凶手向法官行贿,而且因为她儿子的器官被摘除了。

‌‌“我们要求看我儿子的遗体,但法院拒绝了‌‌”,她说。

‌‌“他父亲是一名外科医生,我们想看看我孩子的身体是否完好。

‌‌”他们第二天只给了我们一张纸条来领他的骨灰。这意味着他们拿走了他的器官。

‌‌“我的儿子死时28岁,高大英俊,他身高1米8。他们很容易卖掉他的器官。这是巨大的灾难,我们失去了我们唯一的孩子。‌‌”

朱静茹在他的墓地告诉她的儿子:‌‌“妈妈和爸爸一定会为你伸张正义,我的孩子,等着我们。‌‌”(提供)

通常是在酷刑下被胁迫认罪

中国于2015年禁止从被处决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但仍需对司法系统进行根本的改变来阻止无辜者被处决。

专家说,认罪仍然是获得定罪的主要方式,而非证据,而认罪往往是在酷刑下被胁迫获得的。一旦在法庭上,公平审判的可能性极小,99%的案件被定罪。

中国反对死刑组织的林珍(音)说,也必须减少额度。‌‌“目前仍然关注破案的速度和完成额度。‌‌”

‌‌“例如,与毒品相关的犯罪,他们承诺一年内要破多少案件,要销毁多少毒品,以及将要定罪和处决的人数。‌‌”

林珍说,当你考虑到处决人数已从十年前的一年处决1万人下降了,以及已有了一些改革时,该制度确实有所改善。

现在,所有死刑案件都必须由上级法院审查,但她说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她说:‌‌“中国废除了13种罪行的死刑,但仍有46种死罪。‌‌”

‌‌“我们正在推动非暴力犯罪和与毒品有关的犯罪也被排除在外。‌‌”

但对于朱女士来说,这并非一件易事,朱女士说她希望为她儿子伸张正义。

‌‌“我希望还原真相,我希望那些在警方、检察院和法院中腐败和滥用法律的人,参与伪造,在我儿子的案件中捏造事实的人受到严惩‌‌”,她说。

‌‌“这是我的要求,很难说能否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