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和分析集团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的最新数据显示,抵押贷款压力已经上升,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各地家庭债务与收入水平创下新高。

根据DFA对52,000个家庭的调查,以及储备银行(RBA),APRA和ABS的公共数据以及贷款机构和房贷集合体的私人数据的分析,8月份承受房贷压力的家庭数量增加了6000户,达到了99.6万户。

DFA表示,大多数家庭——占所有家庭的不到80%——承受着轻微压力,而压力最大的抵押贷款持有者却是富裕的专业人士和成熟稳定的家庭。

当他们的现金流无法涵盖持续持有房屋的成本时,家庭就被认为存在房贷压力。那些有轻微压力的人可以通过一些紧急资金来缓解压力,但那些受到严重压力的人通常会迅速把房子卖掉。

DFA负责人诺斯(Martin North)表示,抵押贷款利率上升、房价下跌导致房子成为负资产,只付息贷款持有人被迫转成更昂贵的本息贷款,也给他们造成了压力。

8月份最新的Corelogic数据显示,在截至8月份的一年里,悉尼房价的下跌速度超过任何其他城市,下跌5.6%。

他表示,“大量家庭的潜在借贷能力受到贷款标准收紧的影响,因此沦为房贷囚徒。”

“正如我们最近报导的那样,多达40%的寻求再融资的人现在遇到了困难。这与那些正在经受压力的人强烈相关。”

最近还有证据显示,悉尼和墨尔本的借款人正在寻找减少支出的方法,许多业主试图削减昂贵的辅助服务,如物业管理或提高租金。

“我们估计超过59,000户家庭在未来12个月内有30天的违约风险,”DFA说。

“我们继续看到工资增长持平,生活成本上升和实际抵押贷款利率上升的影响。”

截至3月份的最新储备银行家庭财务数据显示,家庭债务现在几乎占收入的200%。相比之下,20世纪80年代后期家庭债务仅占63%至67%。

RBA已经指出,金融稳定的主要风险可能与信贷质量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