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和分析集團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的最新數據顯示,抵押貸款壓力已經上升,與此同時,澳大利亞各地家庭債務與收入水平創下新高。

根據DFA對52,000個家庭的調查,以及儲備銀行(RBA),APRA和ABS的公共數據以及貸款機構和房貸集合體的私人數據的分析,8月份承受房貸壓力的家庭數量增加了6000戶,達到了99.6萬戶。

DFA表示,大多數家庭——占所有家庭的不到80%——承受着輕微壓力,而壓力最大的抵押貸款持有者卻是富裕的專業人士和成熟穩定的家庭。

當他們的現金流無法涵蓋持續持有房屋的成本時,家庭就被認為存在房貸壓力。那些有輕微壓力的人可以通過一些緊急資金來緩解壓力,但那些受到嚴重壓力的人通常會迅速把房子賣掉。

DFA負責人諾斯(Martin North)表示,抵押貸款利率上升、房價下跌導致房子成為負資產,只付息貸款持有人被迫轉成更昂貴的本息貸款,也給他們造成了壓力。

8月份最新的Corelogic數據顯示,在截至8月份的一年裡,悉尼房價的下跌速度超過任何其他城市,下跌5.6%。

他表示,“大量家庭的潛在借貸能力受到貸款標準收緊的影響,因此淪為房貸囚徒。”

“正如我們最近報導的那樣,多達40%的尋求再融資的人現在遇到了困難。這與那些正在經受壓力的人強烈相關。”

最近還有證據顯示,悉尼和墨爾本的借款人正在尋找減少支出的方法,許多業主試圖削減昂貴的輔助服務,如物業管理或提高租金。

“我們估計超過59,000戶家庭在未來12個月內有30天的違約風險,”DFA說。

“我們繼續看到工資增長持平,生活成本上升和實際抵押貸款利率上升的影響。”

截至3月份的最新儲備銀行家庭財務數據顯示,家庭債務現在幾乎占收入的200%。相比之下,20世紀80年代後期家庭債務僅佔63%至67%。

RBA已經指出,金融穩定的主要風險可能與信貸質量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