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联邦教育部长支持那些希望禁止手机进入教室的学校。

教育部长泰汉(Dan Tehan)同意手机会让学生在课堂上分心,并说必须找到实用的解决方案,例如在上课开始时先收集手机。    

他说,如果教育工作者觉得这是一种实用的方法,他会“乐于支持老师”。

与此同时,新州教育厅长斯托克斯(Rob Stokes)对社交媒体对学生的影响展开了政府审查。

据澳广(ABC)报道,他说,审查结果将决定在新州学校是否会在上课期间禁止使用手机。“人们担心这种技术的使用可能会干扰认知发展,人们担心它会在网络欺凌方面被滥用,而且人们也担心它会成为一种导致学生分心的主要因素。”斯托克斯说。

澳大利亚的教育品质在41个国家中排名第39位,仅领先于罗马尼亚和土耳其。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成绩单显示,15.7岁的澳大利亚学生中只有71.7%达到了“基本标准”。

Extend After School Care的首席执行官史蒂文森(Darren Stevenson)告诉news.com.au,法国已经在学校设立了手机禁令,澳大利亚必须跟随他们的领先地位。

“总的来说,应该禁止小学使用手机。实际上,它们只应在必要时用作电话设备,因此年轻人可以联系父母或看护人,“他说。

“移动电话是一种可以显著影响年轻人行为的设备,当他们有机会建立关系或在团队中工作时,手机就会把这个机会从他们身边带走。”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澳大利亚政策和倡导组织主任拉莫因(Amy Lamoin)说,结果显示澳大利亚教育成果下降。

她告诉悉尼晨报先生,“澳大利亚的教育领域实际上肯定会出现下降,部分原因是我们尚未看到超出资助模式辩论的教育改革。”

法国已经在学校设立了手机禁令,禁止所有15岁以下的学生在上学期间使用手机。

据《每日电讯报》报导,还有一项来自邦德大学助理教授桑德(Elizabeth Sander)的研究,该研究支持使用手机会影响认知功能的观点。

她说,研究表明,人们非常依赖智能手机,以至于不断期待新消息、社交媒体通知或电话的到来。“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们的注意力被分散,耗尽完成工作所需的精力。”

她说研究已经证明,一旦专注力被打破,人类大脑需要20分钟才能恢复专注,而手机可能每天打破注意力多达80次。“麻省理工学院的神经科学研究人员发现,我们实际上并不能一心多用,而只是在它们之间切换。”她说。

据黄金海岸公报(Gold Coast Bulletin)报导,2017年,黄金海岸学校禁止在上课时间使用手机,试图消除网络欺凌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