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银行业调查委员会得知,联邦银行(CBA)的保险部门拒绝支付一名女性的治疗费用,理由竟然是她的乳腺癌“不够严重”。

尽管提供了医疗证明和医生建议,但是CommInsure却援引过时的乳腺癌定义,拒绝支付患者的人寿保险理赔。  

尽管医生恳求这名妇女接受手术治疗,但CommInsure仍然依赖于二十年前的过时定义,拒绝理赔。

尽管政策文件没有说明这一点,但该公司仍坚持只有切除全部乳房才能够申请理赔。

CommInsure没有更新其政策以反映当代的医疗实践,其中包括在2017年之前运用的侵入性较小的治疗程序,因此拒绝赔偿该女性的医疗费。

CommInsure常务董事特洛普(Helen Troup)首次承认该公司在创伤保险的广告中误导了客户,导致人们认为任何心脏病发作都可以投保,然而,实际上保险公司只管严重的心脏病发作。

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未能解决这种违规行为,导致该公司被处以800万元的最高罚款。

相反,CommInsure不承认任何不当行为,并向社区福利计划支付了30万元。

澳大利亚人寿保险公司TAL也被揭露花了2万元聘请私家侦探来跟踪客户,以避免支付她的2,750元的索赔。

这名女性客户因为抑郁和焦虑而无法再继续担任护士的工作,但TAL花了数年时间反对客户根据其收入保护保险提出的索赔。

一名TAL员工通过谷歌搜索发现这名女性写过一本书,引发了私家侦探调查。私家侦探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记录了她四个月里的一举一动,调查员报告包括她吃早餐,亲吻她的伴侣以及她在泳池游泳时的细节和镜头。

详细的监控还包括广泛搜索女性的社交媒体网站,如Facebook。

护士花了将近三年的时间才开始接受每月2,750元的收入保险理赔。

TAL对这位精神病患者的欺凌行为还包括,告诉该女性,她的保险在2014年就被取消了,其中包括要求她偿还69,000元,导致该女性严重不安。

保险公司还强迫该妇女每天填写详细的日记,具体说明她的所有活动,以便她可以继续获得理赔,这加剧了她的心理健康状况。

TAL高管范易登(Loraine van Eeden)同意,对这名女子进行监视是非常不合适的。

皇家委员会将于周五处理这名女子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