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规划专家认为,政府通过迫使新移民在乡镇地区定居几年时间,以缓解澳大利亚最大城市的人口压力问题,此举收效甚微。

城市和人口部长杜吉(Alan Tudge)表示,澳大利亚一半以上的人口增长,移民“功不可没”,他鼓励这些人住在悉尼和墨尔本以外的地方,从而缓解城市拥堵。

“净海外移民占总人口增长的60%,占这两个大城市增长的75%左右,”杜奇周二表示。“把更多的新移民安置到较小的州和乡镇地区,可能会免除我们大城市的巨大压力。”

但墨尔本规划分析人士布克斯顿(Michael Buxton)表示,澳大利亚的人口压力非常大,鼓励移民居住在乡镇地区“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这位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的环境与规划名誉教授说,问题在于政府没有计划和建设基础设施来应对人口的快速增长,在悉尼和墨尔本尤其如此。

杜奇承认,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悉尼正处于他所谓的“追赶阶段”。

布克斯顿教授表示,基础设施的失败是因为政府过于依赖私营部门。

“他们解除了监管,给私营部门留下了很多开放的空间,所以澳大利亚政府形成了这样一种心态,政府真的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

“他们已经将责任交给私营部门,让他们做更多的决策。当涉及到诸如基础设施之类的问题时,这种心理态度确实让他们陷入困境,结果演变成一场危机。”

布克斯顿教授还表示,墨尔本每8年就会增加100万居民,一些人预测,到2050年,人口将达到1000万。

即使联邦政府通过说服100万移民在乡镇地区定居来缓解人口压力,墨尔本和悉尼仍将面临重大挑战。

他说,“增加的规模仍将集中在首府城市,尽管政府花大力气努力发展乡镇地区,以及加大对基础设施的投资,正如维州反对党提议的,为高铁提供近200亿元的资金。”

布克斯顿表示,世界上一些最拥挤的城市,如洛杉矶,正在认真对待基础设施方面的挑战,并在公共交通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

他说:“洛杉矶,旧金山,美国西海岸的所有城市都有大规模的公共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包括完全重建城市的公共交通。”

“在世界其他地区,或者世界大部分地区,政府实际上扮演着这个角色,包括亚洲的大城市。因此,各国政府确实需要承担起规划和预测基础设施需求的责任,然后着手建设它,停止被动行为,正如杜奇所说的,试图迎头赶上。”

考尔(Raginder Kaur)获得了一个担保签证的机会,这要求她在Albury镇住两年时间。

这位印度人说,她喜欢住在这个小镇上,但由于缺乏就业机会,她不得不在她限期两年时间结束后搬到墨尔本。

尽管困难重重,她说搬到Albury对她的家庭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搬到澳大利亚是一个重大决定。这很困难,但感谢上帝,我们去了Albury,而不是去墨尔本,”她告诉SBS新闻。“墨尔本成本是如此高昂,节奏那么快,但是Albury里平静而安宁,这是你的预算能承受的。”

她说,Albury对她和她的家人都很好。

“Albury的居民是如此的善良,我没想到我们会得到他们那么多的爱。我想说的是,从我们旅程的第一个刻起,找房子找工作,他们对我的每一步都提供了帮助。”

刘奥黛丽(Audrey Liu)于2017年从中国移居澳大利亚,定居在新州的Young镇。

她现在在镇上的游客中心工作,她表示Young的生活“令人惊奇”。

她说:“你将会更多地了解澳大利亚的文化,它也会帮助你学习英语。”

Young Mayor市长英格拉姆(Brian Ingram)支持针对移民的激励计划,如果该城镇有足够的资源来实施这些计划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