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士兰大学校长瓦格斯(Peter Varghese)敦促澳大利亚高校把他们从中国学生身上赚到的利润转化为未来基金,而不是将其用于眼前的需求,为可能发生的中国政府遏制国际学生的趋势做好准备。

直到两年前都担任澳大利亚外交和贸易部文官长的瓦格斯警告说,如果中国决定利用其学生作为对澳大利亚的经济杠杆,大学将受到影响。

他在阿德莱德举行的全澳大学治理会议上表示,大学还应通过使生源市场多样化来降低风险,尤其是印度和印尼。

尽管如此,瓦格斯敦促大学自愿限制仍然活跃的中国学生市场,因为在没有政治因素的情况下,中国的需求“更有可能”保持强势。

“虽然需求仍然很高,但澳大利亚大学拒绝接受来自中国和其他地方的学生提供的收入来源是毫无意义的,”他说,“但是,用利润来做长期投资,而不是用于眼前的支出,是明智之举。把它放到未来的基金或捐赠基金中,如果市场因大学无法控制的原因而突然发生转变,这将给大学带来一定的抵御力。”

小王(音译,Yiling Wang)和小张(音译,Nicky Zhang)大约一年前来到澳大利亚,在悉尼大学学习。“我喜欢这里,因为感觉很自由,”小王说,“(在中国)你可能会感到窒息。”这名23岁的年轻人正在攻读研究生,她说,中国学生往往很难摆脱文化泡沫。

“中国学生占据了校园,”媒体专业的小王说,她课程中大约有80%的人是中国人。

“困难的就是这点,”小张说,“因为很多学生都是中国人,所以我不得不挑战自己,结交来自澳大利亚的不同朋友。”

小王则表示:“这里的(费用)真的很贵,但值得。但我认为很多中国学生来这里是因为澳洲招收海外学生的标准比较低。他们(悉尼大学)真的只想赚钱。”

小张研究公共关系,她表示会“强烈推荐”这所大学给她的朋友。“我很珍惜在这里的时光。”

瓦格斯表示,由于与美国关系日益紧张的地缘政治原因,中国可能会选择减少让国际学生流入澳大利亚。

去年夏天,中国政府机构发布了两项关于在澳大利亚留学的安全警告。有些人认为这是对堪培拉的政治警告。

悉尼大学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校近三分之二的国际学生来自中国。“作为澳大利亚在该地区最大的合作伙伴之一,我们为中国学生对大学的学术和文化生活做出的贡献感到自豪和感谢,”她说,“除了中国,我们还从130多个国家招生,并正在努力进一步使我们的国际学生人口多样化。我们已经看到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学生人数有所增加,我们目前正在寻求增加从印度和东南亚招募的学生人数。”

在今年的前七个月,在澳大利亚大学就读的国际学生中有39%来自中国。因为他们喜欢高收费的八校联盟大学,所以占国际学生收入的比例会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