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带着孩子逃之夭夭的父母将面临最多三年的监禁,并且澳大利亚警方将拥有新的权力在海外追捕这些父母。

到目前为止,父母带着孩子到海外的时间超过了他们与前任伴侣约定的时间,这还不算犯罪行为。

但是,现在父母诱拐儿童逃到海外的行为已经被判定为犯罪,澳大利亚联邦警察会和国际刑警组织合作,追踪这些父母和孩子。

如果指控成立,澳大利亚警方可以寻求引渡,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根据从明年初开始实施的新法律,澳联邦警察将有权力查看涉嫌跨国绑架的父母的电子邮件和短信。

不过,那些为了躲避家庭暴力而和孩子一起逃离家园的父母们可以对任何指控进行辩护。

司法部长 Christian Porter 说:“父母诱拐孩子对孩子本身和失去孩子联系的父母来说是一种创伤。”

“将儿童非法滞留海外的行为定罪会对这种行为形成强大的威慑,并为执法部门进一步追查和起诉罪犯提供工具。”

去年财政年度,总共有 80 名澳大利亚父母要求遣返 143 名据称被非法滞留海外的儿童。

在这 143 名儿童中,超过 36% 的人被带到新西兰, 17.5% 的人被带到英国或美国。

在同一期间, 47 名海外父母要求遣返 162 名据称非法滞留在澳大利亚的儿童。

澳大利亚发生过一些引人注目的拐卖儿童案件。

其中包括 Hannah 和 Cedar Engdahl ,他们的母亲 Melissa 把他们从父亲手中夺回来,他们的父亲带他们去了黎巴嫩。这个事故发生在 2007 年。

最近, Sally Faulkner 也试图让她的孩子们从黎巴嫩带回来,尽管那次失败导致第九频道的一名工作人员和记者 Tara Brown 被暂时监禁。

前家庭法院法官 Nahum Mushin 认为,将儿童非法滞留海外是“终极盗窃”,必须要刑事处罚。

Mushin 表示:“单方面带走儿童是非常严重的行为,因此,将其定为刑事犯罪是合理的。”

然而, Mushin 怀疑父母是否会被三年监禁的刑罚给吓倒。

他说:“当我在法官席上的时候,我审理过很多这样的案子,当出现威慑问题时,他们说他们不在乎。”

他还警告说,不要为了惩罚的唯一目的而把照顾孩子的“主要父母”关起来,因为这可能会对孩子的心理健康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

但 Mushin 表示,引渡权对澳大利亚父母来说是一个重大胜利。否则,孩子被非法带走的父母在外国法庭上会处于劣势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