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长期居住在澳大利亚,父母在海外的人来说,总会想或暂时或永久地将父母带到身边享受天伦之乐。

而澳洲的父母签证要么很贵很贵的缴费签证,要么需要很长很长的申请时间的非缴费签证。

对于这样的困境,自由党曾拍胸脯保证上台之后就会着手解决,而如今签证丝毫没有进展,大量的申请也被撤回…

1、父母长期临时签证石沉大海

2016年6月21日,在上次联邦选举的竞选期间,自由党承诺提供临时父母签证,可以在澳大利亚连续逗留长达五年,大家对此都满怀希望。

(图片来源:SBS)

(图片来源:SBS)

然而这一承诺已经被拖延了两年以上依然没有被兑现。

长期签证父母竞选委员会的创始成员及参与者Arvind Duggal表达了他对延迟的“失望”。

长期父母签证委员会成员

(图片来源:SBS)

“我们感到受到政府的欺骗。联盟未能向移民社区兑现承诺。长期签证活动有一个非常真实和合理的要求,现在应该已经满足,“Duggal先生说。

“作为一个家庭,团队和社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段漫长的旅程。政府使我们的简单提案变得如此复杂,以至于这一目标迟迟未被实现。

Duggal告诉SBS,自上次联邦大选以来,他们一直与所有主要政党保持联系。“他们所有人(自由党,绿党,工党)都宣布了长期签证的版本,但我们认为这项签证的实现已经走了很漫长的路。”

内政部表示,签证的提供取决于通过议会通过“移民修正案(家庭暴力和其他措施)法案”。该法案已经由众议院通过,目前已提交参议院,但政府尚未将其列入参议院。

其实大多数议员对这个签证计划的了解非常有限,甚至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因而推进的难度就可想而知了。

当时政府曾计划说新签证每年有15000个名额,三年的签证要$5000,五年的签证要$10000,五年签证到期后可以再续下一个五年(只有一次续签机会),续签费用是$10000但不能转PR。

Duggal表示他们现在正在与影子部长和工党的其他成员会面,以解决这个问题,这也将是一个开放的和前期的讨论。

影子部长Shayne Neumann在9月21日发表声明称,政府显然没有兑现对移民社区的承诺,他已经致信移民部长转达了移民对此的失望,并且敦促政府推进此签证计划。

(图片来源:SBS)

2、大批量申请者舍弃排队签证

办理父母移民的相关签证的主要分为三种:

· 排队父母永居移民,即103签证:申请人需要依照澳洲移民局的审理进度,相应等待一段较长的时间,才能进入到最终的审理和批准阶段,获批即直接获得永居身份。目前,该审理时段大约在30年左右

· 捐资父母永居签证,即143签证:需要支付澳洲政府相当的款项,并且一次性支付所有捐献款项,获批即直接获得永居身份;

· 捐资父母临时签证,即173签证:需要支付澳洲政府相当的款项,可以分2期支付捐献款项,申请人可以在获得173临时签证后的两年内支付剩余的捐献款额,并转成永居签证。

两年前政府之所以许下父母长期临时签证的计划的承诺,是因为103排队类父母移民实在需要等待太久的时间了(30年啊。。。)。

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眼看这辈子很可能都不能拿到签证了,很多申请者都转到143付费类或者干脆放弃了。

根据移民局官方的数据,近三个财年103签证的新申请数量锐减,并且撤回的申请在不断增加。

以占最大比例的中国大陆申请者来看:

2013-14财年:8851个申请,782个下签,85个拒签,267个撤回申请

2014-15财年:8668个申请,528个下签,51个拒签,681个撤回申请

2015-16财年:1292个申请,702个下签,120个拒签,896个撤回申请

2016-17财年:1454个申请,693个下签,126个拒签,998个撤回申请

2017-18财年:708个申请,807个下签,63个拒签,1438个撤回申请

更多人转向143付费类签证,也就导致了这类签证也开始越等越久的现状。

最后,

澳洲政府向来办事严谨缓慢,长期临时父母签证诺言的兑现也许遥遥无期,能做的只有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