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稅務局發起一場針對錯誤申報的宣傳閃電戰之後,澳大利亞人似乎正「特別小心地」避免申報過多與工作相關的抵扣稅項。

稅務局局長喬丹表示,二十年來,這些抵扣的總價值首次下降。  

「在過去的20年中,工作相關費用的抵扣申報每年都在上升,而今年雖然還沒有結束,而且還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但我們實際上看到了它下降。」喬丹在參議院評估聽證會上表示。

「澳人已經聽到了這個信息,我們希望結果也能反映出這一點,那就是他們可能需要額外注意工作相關費用的扣除額。」

ATO稱,去年工作相關費用的扣除額達到創紀錄的213億元。

ATO還試圖從大公司收回數十億元的稅收,而且近年來一直在加緊審查從工資或投資中獲得收入的960萬納稅人所申報的與工作相關的扣除額。

喬丹提到,7月份的數據顯示,2014-15財年,非經商人士的「稅收差額」估計為87億元。稅收差額是對ATO從這些納稅人那裡收繳的稅款與每個人完全遵守稅法所應收繳的稅款之間的差異估算額。

他告訴參議院經濟立法委員會,到目前為止,個人稅收差距的最大驅動因素是錯誤地要求扣除與工作相關的費用。

ATO此前曾表示,過度申報工作費用的常見錯誤包括要求扣除與收入無關的費用,申報私人費用,或沒有任何記錄來證明已經花掉的錢。

ATO的另一個重點領域是跨國公司的避稅措施,委員會聽說,ATO在截至2016年7月的兩年內從跨國公司、大公司和富人那裡追討了超過56億元。

不過,在去年費爾法克斯媒體公司和澳廣的一項調查中,一名舉報者曝光了ATO對一些小企業的嚴厲措施,之後喬丹對公眾關於ATO與小企業的關係的評論表示「非常令人失望」。

他認為「情緒化的」和對「孤立案件的片面敘述」「正在破壞系統的誠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