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发现,澳大利亚存在一个沉默的弱势工人下层阶级,估计他们被拖欠了十亿元的薪水,其中近三分之一的人时薪只有12元甚至更低——几乎是他们法定应得薪资的一半。

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和悉尼科技大学(UTS)的研究发现,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移民工人能够讨回欠薪,即使他们明知道自己工资过低。其余九成人都选择哑忍。   

UNSW的高级法律讲师法本布鲁姆(Bassina Farbenblum)说,这项研究证实澳大利亚有一大群沉默的移民工人。

“被克扣的薪水规模可能超过十亿元,”她说,“在澳大利亚,欠薪是一种可以逍遥法外的文化。无良雇主继续剥削移民工人,因为前者知道后者不会抱怨。”

对来自107个国家的4322名临时移民工人进行的调查发现,每100名被克扣薪水的移民工中,只有3%会向公平工作调查专员投诉。然而,就连这3%的比例中,还有一半表示根本讨不回欠薪。

研究人员表示,公平工作调查专员没有能力为大规模的个体工作者提供补救措施,而是战略性地专注于代表多名工人的高调案件,包括费尔法克斯媒体曝光的7-Eleven连锁店中猖獗的剥削行为。

移民工作者占澳大利亚劳动力市场的11%,但大多数人对追讨欠薪都没有什么信心。46%的受访被剥削移民工甚至都不愿尝试去追讨。原因包括担心失业,担心其临时移民签证或公民身份会遭受不利后果以及对追讨结果感到悲观。

研究报告的共同作者,来自悉尼科技大学的高级法律讲师博格(Laurie Berg)说:“这个系统已经崩溃了。”

“大多数移民工保持沉默是合情合理的。因为他们讨回工资的可能性很小,不值得他们去努力和冒险。”她说。

研究人员发现,接受调查的人中,近三分之一的人时薪仅为12元甚至更低,但他们即便是作为临时工,也有权获得22.13元的时薪。这些工人不包括457签证持有人。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的发言人表示正在考虑该报告。发言人说:“公平工作调查专员优先协助任何担心其工资或应有权利的移民工。公平工作调查专员还致力于提高移民工人对其工作场所权利及其可用资源的认识。”

一位在悉尼零售店工作了六年的留学生Jay(化名)向《悉尼晨锋报》表示,前两年,他的时薪只有11元,但被要求白天上课,周一到周日晚上工作。2013年,他的时薪升到12元,并被晋升为管理职位。四年多后,他要求加薪,然后就被解雇了。

Redfern法律中心计算出Jay被克扣了27万元的薪水,包括基本工资,夜班工作,年假,病假,长期服务假和退休金。

Redfern法律中心向该公司发送了一封要求支付这笔款项的信函,但该公司却回信指责Jay涉嫌盗窃,Jay则表示这种指控毫无根据。Redfern法律中心准备向联邦巡回法院起诉该公司讨薪,但Jay担心自己的公民身份可能被撤销,也担心公司抹黑他的声誉而不敢采取行动。

Redfern法律中心就业律师巴根(Sharmilla Bargon)白事,这项研究确定了阻碍人们采取行动的主要障碍。超过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因为害怕失去签证,他们只能哑忍。

新州工会书记莫雷(Mark Morey)说,当局应该给予那些上报自己遭到剥削的移民工赦免,让他们不会被驱逐出境。“剥削移民是澳大利亚必须面对和解决的国耻。”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