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工党领袖肖顿(Bill Shorten)上台并提高失业救济金,纳税人可能得每年为此支付33亿元。

工党新发布的国家平台草案称,失业人员每两周550元的福利金不够他们生活。  

“目前Newstart的给付太低了,是人们找工作和参与社会的障碍。”它说。

工党宣言中的“创造一个包容性的澳大利亚”的部分,促使该党重新审视了“Newstart的充分性……以解决不平等和社会流动性问题”。

工党的左派和右派将在12月16日至18日在阿德莱德举行的工党三年一度的全国大会,并将在大会上讨论如何为提高失业救济金提供资金。

虽然工党反对党尚未在筹集找工津贴(Newstart)上投入资金或为它贴上价格标签,但澳大利亚社会服务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估计,如果将每周给付提高75元至350元,那么每年将额外花费33亿元。

它发布了委托德勤(Deloitte Access Economics)编制的经济模型,以证明“姗姗来迟的调涨”具有合理性,模型指出,自1994年以来,找工津贴就没有在计入通货膨胀后的实值层面上提高过。

此前,绿党发誓要将每周的找工津贴提高75元,并建议通过向富人征税来提供资金,以提高Centrelink的福利金。

绿党领袖迪纳塔勒(Richard Di Natale)本周告诉澳大利亚社会服务理事会在悉尼举行的全国会议,他的小党派希望对年收入超过30万元的人征收35%的平均最低税率,这将影响最富有的0.5%的收入者。

本周发布的Newspoll显示,工党有望在明年的联邦大选中以压倒性优势获胜,两党支持率以54%比46%领先。

然而,工党将需要绿党的支持才能够使调涨失业救济金的立法通过参议院,因为联盟党反对提高找工津贴的计划。而在众议院占据多数席位的执政党很少能够同时赢得联邦参议院的多数席位。

前自由党总理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和代表澳大利亚一些最大公司的澳大利亚商业委员会(Business Council of Australia)也都要求增加失业救济金。

目前,没有孩子的找工津贴领取者每天能够从纳税人那里获得39.30元,每年的收入为14,34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