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房主再次遭受暴击!最新数据显示,房价已跌至30年来的最糟糕水平,一些地区的市值在一年内缩水14%。

房地产信息集团CoreLogic透露,澳大利亚10个表现最差的地区中有8个位于悉尼。

悉尼西北区的Ryde以14.4%的跌幅位居榜首。Baulkham Hills和Hawkesbury紧随其后,跌幅为10.8%,Parramatta则下跌10.3%。

在截至今年10月的一年里,悉尼独立屋和公寓价格中值下跌7.4%,创下自1990年以来的最大年度跌幅,当时房价跌幅达到创纪录的7.9%。

尽管利率创历史新低,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却依然持续下跌。

CoreLogic预计,澳大利亚这座最大城市的房价将较2017年的峰值下跌15%。这将比1988年至1991年悉尼房市11.6%的跌幅更糟糕。

在最近一次跌幅达两位数的房市暴跌期间,澳大利亚的利率处于逾19%的创纪录高位,经济也陷入衰退。

这一次,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打击投资者贷款的行动对悉尼和墨尔本房地产市场的打击最为严重。

CoreLogic公司研究部门负责人劳里斯(Tim Lawless)表示,在住房市场普遍疲软的情况下,很明显,信贷紧缩拖累了住房需求,并对澳大利亚大部分地区的房价表现产生了负面影响。

包括Camberwell, Hawthorn East和Mont Albert在内的墨尔本内东区的表现最差,跌幅为10.3%。

过去一年,墨尔本独立屋和单元房的价格下降了4.7%。

劳里斯在谈到占澳大利亚住房市场60%的悉尼和墨尔本时说,这两个城市现在是拖累全国房地产市场表现的主要因素。

自2014年年中市场开始下跌以来,珀斯和达尔文的房价没有显示出复苏的迹象。

珀斯的房价在一年内下跌3.3%,而达尔文同期的跌幅为2.9%。

昆州内地房价下跌11.1%。而昆州南部的Darling Downs和Maranoa地区的房价跌幅为4.3%。

西澳的Bunbury下跌9%,小麦带区(Wheat Belt)下滑5.9%。

AMP Capital chief economist Shane Oliver told the Daily Telegraph the worst wasn't yet over, with forecasts for a 20 per cent drop up by 2020

安保资本(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向表示,最糟糕的时期还没有结束,预计到2020年房价将下跌20%。

“下行会有什么风险,尤其是如果负扣税和资本利得税政策发生变化的话。”

但全澳也不全都是坏消息,布里斯班、阿德莱德、霍巴特和堪培拉一些地区的房价都在上涨。

塔州首府霍巴特以9.7%的涨幅傲视全澳,而堪培拉紧随其后,上涨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