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对联邦政府有争议的电子医疗系统存在重大隐私担忧,但如果他们没有在下周四前选择退出,大约将有1700万澳人被自动加入My Health病历记录。

规定患者有权永久删除其记录,以及确保警方只能通过法院命令查阅某人病史的立法尚未通过国会,但在11月15日的自愿退出截止日期之前,议员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对该立法草案进行辩论。  

参议院上个月建议把选择退出的期限延长12个月,并立法重新制定法律以保障患者的安全和隐私,但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拒绝延期。

据了解,政府一直在考虑参议院报告中的其他建议。

新当选的Wentworth议员菲尔普斯(Kerryn Phelps)呼吁亨特延长自愿退出的期限,直到11月26日众议院今年最后一次为期两周的会议开完。

“我一直非常关注My Health Record的隐私和安全方面的问题以及数据挖掘潜力。”菲尔普斯博士周一告诉费尔法克斯媒体。

澳大利亚隐私基金会(Australian Privacy Foundation)的卫生委员会主席罗伯森-邓恩博士(Bernard Robertson-Dunn)表示,政府没有对参议院的调查建议采取行动,这是“对澳大利亚人民的侮辱”。

调查报告的建议包括默认访问代码,不允许作为雇主的医生查看记录,限制政府机构的数据匹配以及全面禁止商业使用数据。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支持参议院的调查建议。亨特部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于周一下午与AMA主席巴通(Tony Bartone)会面,讨论这个问题。

专门从事家庭暴力和护理儿童的主要非营利性利益相关者告诉费尔法克斯媒体,最近几周政府没有就可能的法律修正案谘询过他们。

来自澳大利亚数字医疗机构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0月19日,约有114.7万澳大利亚人选择退出,而9月12日约为90万。

自7月16日选择退出期开始以来,已有超过30万澳大利亚人选择进入My Health Record系统。

反对党卫生发言人金(Catherine King)呼吁亨特“听取工党的呼吁,进一步延长选择退出期”。

亨特先生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根据政府尚未通过的改革,任何在11月15日截止日期之后选择退出的人都可以将其详细信息“永久删除”。

该发言人表示,“选择退出日期已经延长,但选择退出的速度远低于预期。”

她说,最高健康机构以及州和地区卫生部长支持选择退出方法,这种方法是在2015年两党支持下制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