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新的报告警告说,澳大利亚日益增多的终身租房者面临着退休后仍生活在贫困之中的风险,因为目前的制度没有做好照顾他们的准备。

如果一个人拥有自己的房子,那他们在退休后就会比较幸运。

格拉坦研究所周二发布的报告显示,这些有房子的人退休后可能会依靠养老金或退休金舒适地生活。

学者们认为澳大利亚的退休系统是以资产为基础的,而那些没有家庭住房的人则处于固有的劣势。

研究所首席执行官 John Daley 说,澳大利亚终生租房的人数数量令人担忧。

John Daley 说:“这显然是个问题。住房拥有率正在迅速下降,尤其是那些低收入者。我们估计,在 35 年内,退休人员的住房拥有率将达到 57% 左右,而目前,现有退休人员的住房拥有率为 80% 。”

报告显示,大多数退休人员的生活实际上比他们预计的要好,这些人经常为退休后的生活存钱。但是,这只是在他们有自己的房子的前提下。

John Daley 表示,这突显出住房拥有率下降的担忧。

他说:“那些拥有自己房子的人,生活水平相对更好。而那些低收入的租房者,尤其是在悉尼和墨尔本,他们在退休后的贫困风险会相当高。”

RMIT 房地产学院高级讲师 Andrea Sharam 也认为目前的发展轨迹并不理想。

“当前制度的预期是,到退休时人们都有一处房子,” Andrea Sharam 说。“由于这一制度的设计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退休后的养老金并不足以支付房租。”

“如果你每年的退休金是 3.2 万元,每年要支付 1 万元的房租,你就会陷入贫困。”

尽管住房拥有率的下降看起来似乎很难解决, Sharam 博士坚持认为这种情况还是可以化解的。

她说:“我们的处境是人为造成的,这是我们的政策设置的结果,所以我们应该改变它们。”“所有旨在刺激市场膨胀的政策都应该被推翻。我们应该停止用我们的方式奖励房产投资者。”

John Daley 同意这个观点:“政策应该让所有有收入的人群都能负担得起住房,这样才会缓解这个问题。人们没有买房子的原因是他们买不起。”

他表示,当局能够帮助退休人员避免陷入贫困的另一种方法是增加租金补贴,这可以通过消除工党将退休金担保从 9.5% 提高至 12% 的做法,来为退休人员提供资金。

“该报告表示,人们可能不需要像他们想的那样为退休储蓄那么多,尤其是,几乎没有理由将退休金担保提高到 12% ,这会消耗掉预算中的 20 亿元。”

“我们可以增加每个人的房租补贴,而不仅仅是针对养老金领取者,如果我们不增加养老金担保,而且还有剩余资金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