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在融资成本方面面临更大的上行压力,APRA(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提议上调资本金要求,以确保大型银行能拥有足够的“吸收亏损能力”。
APRA在11月8日上午表示,将在5年内将四大银行的总资本金要求提高4至5个百分点,上调其风险加权资产的总资本金要求。
任何形式的资本都可以用来满足这一更严格的标准,预计多数银行将通过二级资本筹集资金。

APRA说:“根据目前的定价,拟议中的改革预计将略微提高每家主要银行的融资成本,在4年内逐步提高至多5个基点。”
“预计这不会对贷款利率产生立竿见影或实质性的影响。”
这些要求将从2023年起全面生效。这些要求旨在确保银行能够在不太可能发生破产的情况下有序地解决问题。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表示,根据截至9月30日的风险加权资产总额3,900亿元计算,新规定意味着资本总额将增加160至190亿元,优先债券发行也将相应减少。
APRA此举是全球行动的一部分,旨在增加各银行的“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以减少这些大型银行在危机中对政府支持的需求。
APRA表示,尽管可能需要少数银行根据决议计划的结果维持额外的总资本,但对于四大银行以外的银行来说,可能不会进行调整。

监管机构还在为明年银行恢复和清算的问题进行咨询。
APRA表示,银行将能够“使用任何形式的资本来满足这不断提高的总资本要求”,并预计“新增资本的大部分将以二级资本的形式筹集”。
在资本结构方面,二级资本高于普通股和一级混合资本,低于优先级无担保债券。二级资本工具可以转换为股本。这一转换的目的是让银行在其清算期间能够得到稳定。
APRA表示,它已与金融监管委员会(Council of Financial regulatory)合作,制定了一套“简单、灵活、符合澳大利亚金融体系特色的设计方案”。
APRA主席Wayne Byre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过去十年资本积累的支撑下,澳大利亚银行体系的弹性持续改善。”
“然而,无论金融机构多么富有弹性,倒闭的可能性都无法完全消除。因此,除了增强金融体系的弹性外,谨慎起见,还是要为不太可能发生的倒闭事件做好准备。”
全球金融危机的事件表明,破产可能对更广泛的金融体系产生影响,并由此带来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后果。

这些建议和决议规划更大的目标是确保金融机构的破产能够以有序的方式得到解决,这样既保护了受益人的利益,也将金融体系的破坏降至最低。
吸收亏损能力的资本运作与APRA将普通股一级资本(CET1)提高至“无疑强劲”的水平是两码事。
在吸收亏损能力资本金上调之前,2014年金融体系调查(FSI)曾建议APRA按照新兴的国际惯例实施一个框架,以充分促进澳大利亚ADIs的有序解决,并尽量减少纳税人的损失。这得到了政府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