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权威的杂志之一《经济学人》将澳大利亚列为全球金融和经济成功的典范。
上周《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封面故事是“澳大利亚的规则……澳大利亚能教给世界什么”。
杂志内有一份12页的关于澳大利亚的报告,该杂志称其为“澳大利亚奇迹的背后”。
这是一个客观的局外人的关于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国家如何发展的评估,结论是我们进展得相当顺利。

澳大利亚的经济可以说是发达国家中最成功的国家之一。
澳大利亚的经济已经连续增长27年,中间没有一次衰退,创下了发达国家的增长纪录。在此期间,澳大利亚的累计增长额几乎是德国的三倍。中等收入的增长速度是美国的4倍。公共债务占GDP的41%,还不到英国的一半。
《经济学人》的评估是基于事实的,与保守派政客和媒体常见的危言耸听截然不同。
我们的政府债务甚至远低于德国(占GDP的64%)、加拿大(占90%)和日本(令人难以置信的238%)。
澳大利亚是怎么做到的呢?
《经济学人》将其归结为这几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定,其中一些是30年前做出的:
•Paul Keating和Bob Hawke让澳元实现自由浮动,取消进口配额,大幅削减关税,改革税法,将中央集权的工资决定制度转为到与企业谈判协商;
•Keating引入强制退休制度;
•医疗保险;
•John Howard的宏观经济管理,使得澳洲经济在11年中有8年实现了预算盈余;
•Kevin Rudd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时的财政刺激计划,比如900元援助。

我们对这些所有这些转变都进行了报道当时他们每个人都受到了大量的指责声,但这些人具有远见卓识和领导才能,他们能够为澳大利亚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只是为了自己的支持率。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声称,正是这些决定使这个国家变得伟大,并导致了现在的繁荣时期。
他们也对澳洲的移民政策以及澳洲对移民的接纳程度感到敬畏,因为相对于美国的移民人数而言,澳洲的新移民数量是美国的三倍。
“移民们都很年轻,这使得澳大利亚的平均年龄远低于大多数欧洲国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只要降低人口老龄化的速度,到2050年,新移民将使澳大利亚GDP每年增长0.5%至1%。”
目前澳大利亚不仅仅只有传统的矿业和农业在从与亚洲的贸易中获益。旅游业也是澳洲的第三大产业,教育行业也挤进了前五名。
此外,澳洲的服务业正借助亚洲中产阶级的蓬勃发展的东风。现在,亚洲中产阶级不仅想要小资的物质生活,他们还想获得一流的医疗、教育和养老服务。

展望未来,澳大利亚与亚洲这一重要的贸易关系将受棘手的政治环境影响,因为澳大利亚正努力地与这一最大的贸易伙伴保持友好关系,然而他们却彼此不和。
然而金无赤足,人无完人。《经济学人》还强调,澳大利亚未能解决本地居民所遭受的问题,比如澳人每年都要经受旱灾,却几乎没有采取过任何有效的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澳大利亚允许长期收取退休金,以及无法理解澳大利亚对待非法移民的严厉程度。
因此,在为澳大利亚的成就喝彩后,该杂志也高度批评了这些问题领域。它呼吁澳大利亚今天的政治家们用Keating, Hawke, Howard和Rudd的思维来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喜欢《经济学人》的这个最后结论和隐含的挑战:
“雄心勃勃的改革已经变得罕见。其他国家可以从澳大利亚学到很多,但澳大利亚也有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的地方。”

本文译自DAVID和LIBBY KO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