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和政治观察人士认为,总部位于香港的CKI集团修订收购天然气管道巨头APA的报价,与一家非中国合作伙伴的合作以及承诺出售更多资产,可能会让这笔有争议的交易得到政府认可。
这笔130亿元的交易在11月8日被否,当时财长Josh Frydenberg裁定这是一笔会对澳大利亚安全产生威胁的交易。
Frydenberg 11月7日初步决定阻止CKI以全现金收购总部位于悉尼的拥有澳大利亚大部分天然气管道的APA公司。随后,APA公司的市值蒸发了10亿元。

Frydenberg的这一决定是根据FIRB(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和CIC(关键基础设施中心)的初步建议做出的。该机构发现,让一家外国公司控制管道垄断可能会带来国家层面的安全风险。
然而,FIRB的决定并没有得到该委员会小组的一致认可,而财长的声明中也提到,与其它投标公司合作,CKI或许更有可能成功收购,这可能促使这家香港公用事业公司考虑修改报价。
距离最终决定公布还有两周时间,据CKI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有可能通过多种方式“解决”这笔交易。目前定价为每股11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FIRB已同意了一项新协议,还有两周时间可以做决定。”
CKI还有机会修改其收购协议。它需要解决FIRB强调的主要问题。
据信,如果CKI的报价被政府拒绝,工会支持的基础设施投资者IFM和加拿大养老基金一直在准备收购APA。有可能这两公司中的一个可能与CKI联合收购APA。
CKI已表示,如果最初的出价成功,将出售其在西澳的资产。它可以出售更多的管道或运输资产以安抚FIRB,例如天然气生产所需的泵。

对试图恢复与中国关系的莫里森政府来说,APA的收购要约是一项具有政治敏感性的企业交易。在初步否决的同一周,澳大利亚国防部长Marise Payne访问了北京。
CIC参议员Rex Patrick表示,如果CKI会打破APA的垄断地位,他将支持CKI的收购提议。
Patrick说:“这取决于修改的程度,但如果它改变了APA垄断的现状,我愿意接受。”
“然而,这也取决于外国公司所有权的程度。”
知情人士表示该公司可以简单地收购asx上市实体公司的大多数股权,并将部分股东仍旧保留在股东名册上。
该消息人士指出,类似的交易还有中国企业Yancoal收购煤矿企业。Yancoal收购了多家煤矿企业的资产,随后将它们单独上市。
他说:“APA股价仍徘徊在8.60元附近,这一事实表明,市场对修改后的交易抱有希望。此外,Josh Frydenberg指出,离FIRB做出最终决定还剩下两周时间。”

这一可能的修订意见得到了德意志银行的支持。该行表示,对于CKI来说,合作是一个可能的选择。
DB分析师Michael Morrison表示:”我们认为投资者或将加入该收购财团。”
“财长说他打算在两周内作出最后决定。这给了CKI恢复B计划一个充足的时间。”
Wood Mackenzie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部门主管Nicholas Browne表示,修改后的交易成功与否取决于CKI对APA资产的渴望程度,但他警告称,两周时间不足以创造一种新的收购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