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储行预计失业率的下降最终将转化为工资的增长。
在11月9日发布的货币政策季度声明中,澳储行表示,随着经济走强,工资和家庭支出何时以及以多快的速度回升,仍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工资增长是通胀的一个关键决定因素,预计这将会“渐进地”增长,但增长幅度高于此前的预期。
本周早些时候,澳储行曾表示,澳大利亚经济前景好转,预计到2020年失业率将降至4.75%。
但经济学家们质疑,鉴于其他发达经济体的薪资上涨速度缓慢,就业率是否会对薪资构成上行压力。

澳储行表示,工资增长低于劳动力市场闲置产能和通胀预期的指标。
澳储行表示:“对于未来几年工资增长的核心预测,我们要假设其中一些因素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对工资增长构成压力。”
“然而,其他发达经济体近期的工资增长可能表明,这些全球因素中的一些正开始减弱,或可能被劳动力市场足够紧张的状况所抵消。”
低工资增长也促使家庭债务增加,澳储行表示,这可能对消费构成压力。
澳储行表示,近期房价下跌可能影响家庭消费,但房价与消费之间的关系尚不确定。
“受高负债或信贷紧缩影响家庭的消费决策可能对房价增长放缓更为敏感,尤其是在收入增长同时放缓的情况下。”

澳储行表示,预计今年和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平均为3.5%,高于8月份的预期。澳储行将2019年的年度平均GDP预测值维持在3.25%不变,同时将2020年的平均GDP预测值从3%上调至3.25%。
预计到2019年底,通胀率将略早于此前的预测,从2%升至2.25%。
自2016年8月以来,澳储行连续第27个月将现金利率维持在1.5%的稳定水平。
在11月9日的声明中,澳联储表示,尽管在降低失业率和确保通胀率与目标相符方面取得了进展,但它认为“在短期内没有理由调整现金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