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的锂生产商之一Albemarle承诺,将以牺牲智利的扩张计划为代价,加速其在澳大利亚的项目生产,澳大利亚快速增长的锂产业得到了大力支持。
Albemarle公司表示,该公司计划在西澳Bunbury附近建造一个耗资4亿元的选矿厂,这一计划将使得澳大利亚项目生产加快50%。该工厂的第一阶段计划每年生产“至少”6万吨氢氧化锂,而不是最初计划的4万吨。
这一变化实际上会加速“Kemerton”项目生产,该项目已寻得监管部门的批准,最终年产量将扩大至10万吨。

Albemarle表示,该项目的加速推进不会对Kemerton的总资本支出产生任何“有意义的影想”,尽管该公司似乎肯定会比之前计划更早地支出更多资金,并将于12月开始土方工程。
Albemarle首席执行官Luke Kissam向投资者表示,随着公司在智利的锂电池扩张项目进度放缓, Kemerton项目的加速推进也将随之放缓。
与该公司在澳大利亚和智利的项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电池制造商对氢氧化锂的需求不断上升。
从硬石中提取锂的澳大利亚生产商,正日益被视为最便宜的氢氧化锂生产商,这颠覆了传统的行业格局。
澳大利亚时间11月9日上午,Kissam说:“目前,我们已经停止了在智利进一步进行于碳酸盐岩工程有关的所有工作。”
“我们将暂停智利的工作,继续监控我们的客户需求和市场需求。”
正在发生变化的是,我们看到氢氧化锂的需求显著增加。很明显我们需要关注氢氧化锂。

Albemarle与合作伙伴Tianqi共有的格林布什矿是目前澳大利亚最先进的氢氧化锂工厂,该项目中珀斯南部Kwinana的第一阶段工程将在圣诞节前完工。
Mt Marion锂矿、Neometals、Mineral Resources和中国的赣峰矿业(Ganfeng)的所有者也在筹建一座氢氧化锂工厂,而Mineral Resources也在考虑是否要在澳大利亚和亚洲分别建造一座氢氧化锂工厂。
智利锂巨头SQM还计划在西澳与Kidman能源共同开发的Mt Holland矿附近新建一个氢氧化锂工厂。

2018年将被标记为澳大利亚锂矿行业转型之年。届时,澳大利亚将新建三座锂矿,并开始出口富含锂的spodumene精矿。
Tawana资源今年5月开始从巴尔德山(Bald Hills)的矿场出口铁矿石,而新参与者Pilbara矿业公司也在10月初首次出口锂辉石精矿。
今年新增了许多新矿导致供应量增加,而中国对碳酸锂的需求不断下滑,电动汽车补贴政策也发生了变化,因此中国碳酸锂价格大幅下跌。这一暴跌已经严重影响了许多澳交所上市的锂矿商的股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