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们声称,不对英语设高要求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学生来澳留学,
澳大利亚的大学向留学生收取了数十亿元费用,但一些人怀疑这些学生是否得到了相应的照顾。

最近,在澳大利亚一所精英大学,一名留学生事先向讲师发了封电子邮件,说要换一个学位,但马上就出了问题,随后她在一名女子的陪同下敲开了讲师的办公室的门。
这位讲师说:“她(这位留学生)不会说英语,我说的话她一句也听不懂。”
陪同这名学生的女子(有人认为她是他的朋友)实际上是为本次谈话聘请的一名翻译。
这个学生在学习的第一年里不会英语。
讲师说:“这难住我了。”
澳大利亚的大学和行业组织坚称,澳大利亚的这项每年320亿元的蓬勃发展的国际教育行业没有什么问题。但澳洲广播公司(ABC)的一项调查发现,大量国际学生表示,他们在英语交流、课堂参与或完成作业方面存在困难。
澳大利亚一些最大的大学现在三分之一的收入都是外国学生的学费。
学者、就业和教育专家们表示,入学的英语语言标准通常设得太低,而且学生经常被放置于压力大的课堂环境中,这可能导致作弊。
许多学生也经常发现自己拿到的学位的花费已超过10万元,但毕业后很少能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

尽管如此,来到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数量仍然创历史纪录。最新的数据显示,目前,澳大利亚约有75.3万名国际学生,其中38万名学生读的是高等教育。
中国学生占所有国际学生的30%,这导致人们越来越担心,该行业已变得过于依赖一个国家,同时将澳大利亚的教育行业置于政治和经济影响的风险之中。
在澳大利亚的一些最大的大学里,国际学生约占学生总数的50%,而他们的学费也在大学收入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在某些情况下,占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使国内学生的学费相形见绌,甚至超过了政府的资助。
传媒学者Jenny Weight表示,在RMIT教管理硕士课程期间,她对许多国际学生在基本沟通方面存在困难感到震惊,有些学生甚至“完全没有学过英语”。
她表示:“我看过很多国际学生写的作业,似乎都是用中文写的,然后用谷歌进行翻译。”
“澳洲大学招收国际学生的其中一个困难是要提高我们录取学生的英语水平,但大学从留学生身上赚钱的压力太大了,他们不想这么做,因为这会让很多学生出局。”
前RMIT本科生Olivia Zhou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她说:“如果班上的学生连老师在讲什么都听不懂,他们怎么能完成作业呢?”

2016年在RMIT攻读媒体硕士学位的陆怡(音译)表示,“语言是个大问题”,她补充称,国际学生在课堂上讲英语时常感到沮丧或不自在。
她说:“他们(中国人)不和当地学生交谈,因为他们认为当地学生不想和他们交谈。”
去年当时的教育部长Simon Birmingham在一次国际教育会议上说:“很多学生因为没达到我们要求的英语水平而被拒。”
澳大利亚大学首席执行长Catriona Jackson没有说明她是否认为目前的英语入学标准合适,但她说,国际学生最终取得了与澳大利亚学生差不多的成绩。
Jackson女士在一份声明中说:“澳大利亚大学的英语入学标准与世界上其他领先高等教育体系的大学是一样的。”
在竞争激烈的中国教育中,孩子们不仅要在学业上出类拔萃——他们必须在每件事上都做到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