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正在萎缩,澳大利亚人正在失去他们的阶级流动性,这与20世纪的最重要的社会改革之一背道而驰。
专家警告称,在过去的15年里,最富有的澳大利亚人攫取了近三分之二的新家庭财富,这对中低阶层来说是个坏消息。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发布的有关家庭收入、支出和财富分配的新数据显示,在2003/2004至2017/2018年间,收入最高的那五分之一的家庭收入增长了130%,而最贫穷的那五分之一的家庭收入增长了50%。
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贫富差距已逐渐扩大,但最近最富裕人群的收入份额还在增加,而中产阶级的收入却在减少。

我们最关心的不是贫富差距。最富有的10%人群,尤其是最富有的1%人群,占澳大利亚总财富比例不断上升,而澳大利亚中产阶级却在减少。
上个世纪最大的社会改革是让世界各地中产阶级的崛起。但在过去8年里,澳大利亚的中产阶级却一直在萎缩。
随着贫富差距的加剧,阶级之间的分化变得更加困难,而继承在更大程度上一个人未来阶层的决定因素。
最新的ABS数据显示,在2017-2018年间,澳大利亚家庭的净资产为10.3万亿元,在短短八年时间里增长了4万亿元。最富裕的五分之一家庭拥有61%的财富,而最贫穷的五分之一家庭只拥有约1%的财富。
过去15年,澳大利亚最富裕的20%人口在飙升的房价和股价中获益最大,这对中低收入阶层来说是个“坏消息”。

对于收入低的人群来说,财富增长(20%)是个坏消息。它推高了住房成本,对低收入租房者造成了严重影响。
ABS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8年,最贫困的五分之一家庭拥有的住房和土地不到澳大利亚全部住宅和土地的1%,而最富裕的20%家庭拥有的住房和土地接近一半(48%)。
钱是可以生钱的,而税收设置和住房设置使房主能够通过住宅投资减少资本利得税,从而增加财富。房地产财富开始转移的唯一途径,是围绕资本利得和负扣税进行税制改革。
年轻一代的工作更不稳定,购房门槛更高,储蓄机制更有限。
最富有的澳大利亚人的财富增长速度比海外许多人都要快。

最富有的10%的澳大利亚家庭比其他富裕国家做得还要好得多,他们没有美国最富有的10%的家庭富裕,但就增长而言,他们比其他国家的做得要好得多。
在2017/18年度,收入处于最低五分之一的家庭需要其可支配收入总额的63%才能满足租金、交通和食品等基本需求,这一比例较2009/10年度增长3%。与此同时,去年,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人群只消费了收入的27%就满足了基本需求,这一比例较8年前增长了2%。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最近一份有关贫富差距的报告发现,收入与财富之间的关系在加拿大、韩国和卢森堡最为牢固,而在日本、澳大利亚、荷兰和爱尔兰最为薄弱。

本文译自Christopher Sheil博士和Ilan Wiesel博士,作者分别是新州大学的历史学高级研究员和墨尔本大学的城市地理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