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发展良好,失业率低,但澳人的工资在过去五年里几乎没有变动,这并不是因为你的老板小气。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以下就是三个主要因素,其中有一群澳人正面临更大的挑战,他们这一工资等级的工作岗位正在濒临消失。
你现在拿着和2013年一样的薪水,其实是矿业繁荣、工会成员减少以及企业不愿付清工资的后遗症。

在全球金融危机后的世界里,矿业繁荣的后遗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工资和成本推得如此之高,以至于许多企业多年来一直没法满足这一成本。
但经济繁荣或许让澳大利亚避开了许多其他国家经历过的命运——工会成员减少,这是工资下降,企业不愿加薪的主要原因。
如果没有这个繁荣的矿业,澳大利亚或许早就会变成低工资的就业环境。最终澳大利亚也不能幸免;由于采矿业的繁荣,这一后果来得比较晚而已。
在工资停滞不前的同时,自2008年以来,最高工资和最低工资这两极分化严重的雇员数量激增,这是以牺牲中等收入阶层的工作岗位为代价的。
过去10年医疗和教育岗位的大幅增长,可能是低工资岗位增多的主要原因。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最新的季度数据显示,目前有100万澳大利亚人从事教育工作,而十年前这一数字为80.6万。还有168万人从事医疗保健工作,这远远高于2008年的109万人。
这些工作通常被企业视为很容易替代的工作,从而从事这些工作的许多员工的议价能力都被降低了。你可以想象要求加薪有多难。
自2013年以来,低工资行业的工资年增长率为2.3%,中等收入行业为1.9%,高工资行业为1.2%。
但总体而言,自2013年以来,整个澳大利亚的平均工资水平下降了约0.5%,主要是通胀因素以及低收入工作岗位的劳动者比例有所上升,导致了这一平均工资水平有所下降。
公平劳动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从而最低工资的那群人的工作上涨了一点。但令我吃惊的是,工资涨得这么慢竟然已经持续了这么久。

自2013年以来,兼职就业增长占新增就业岗位的近45%,其中43%的新增岗位不提供休假福利。
澳大利亚是发达国家中劳动力流失率最高的国家之一。ABS数据显示,2017年,25.1%的员工是临时工,这要高于2012年23.7%的低点。
澳大利亚失业率目前徘徊在5%左右,但这在工资增长方面收效甚微。
移民就像好红酒。如果你有太多来的太快的移民,你就有问题了。
学生和背包客的涌入,加上熟练的签证持有者,使得不雇佣澳洲本地人转而雇佣移民变得更划算。

本文译自Callam Pickering和Brendan Coates,作者分别是就业网站Indeed的资深经济学家以及格拉坦研究所的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