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的12個月里,移民政策在澳大利亞政壇和媒體中越來越受到質疑。

前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一直倡導將永久入境人數從每年19萬減少到11萬。10月,新州州長貝姬蓮(Gladys Berejiklian)呼籲該州的凈移民水平減半。11月,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設想在與各州協商後,謹慎管理永久性入境人數。

雖然所得出的比例不一致,但2018年的一些民意調查顯示多數意見(在54-72%的範圍內)都支持削減移民。

但是,三項調查取得了不同的結果,突出了問題措辭、問題背景和調查方法的潛在影響。

在2018年10月,費爾法克斯-益普索調查發現少數人(45%)贊成削減移民,而大多數人(52%)同意移民配額應維持在當前水平或增加。在7月至8月的調查中,斯坎倫基金會(Scanlon Foundation)獲得了幾乎相同的結果。

斯坎倫基金會的調查之一是採訪民眾,樣本為1500人。

第二組樣本為2,260人,通過Life in Australia小組進行,該小組將近90%的調查報告是民眾在線自行完成的。

兩次調查都使用了相同的問卷,包括77個問題,涵蓋關於移民的廣泛問題,使人們能夠平衡地了解公眾輿論。

這與媒體委託進行的調查形成鮮明對比,這些調查通常只包括少數關於移民的問題。

如果公眾廣泛關心的情況被忽略,那麼受訪者被邀請對他們關注的問題進行排名時,會表明這一點。

自2013年以來,Scanlon基金會的調查在一個開放式問題中要求受訪者指出“當今澳大利亞面臨的最重要問題”。

在2018年,只有7%的受訪者表示移民是最重要的問題。雖然這一比例自2015年以來有所增加,但增幅僅為4%。

正如總理所表明的那樣,引起最高負面反應的問題是那些與移民導致城市過度擁擠有關的問題。

但受訪者還擔心政府未能控制人口增長。

例如,54%表示關注“移民對澳大利亞城市過度擁擠的影響”,49%表示“移民對房價的影響”,49%表示“政府管理人口增長”不足。

與此同時,絕大多數人肯定了移民的價值:82%的人同意“移民通過帶來新思想和文化來改善澳大利亞社會”這一主張,而80%同意“移民通常對澳大利亞經濟有益”。

此外,85%的人認為“多元文化主義對澳大利亞有利”,這一發現與2013年以來斯坎倫基金會的調查結果一致。81%的人不同意基於種族或民族歧視的移民政策,而78%的人不贊成基於宗教的歧視。

在審視受過大學教育的年輕人的觀點時,該報告發現對移民對房價(52%)和對環境的影響(44%)的關注程度相對較高。

但這些年輕人的一個顯著區別特徵是,他們不太認同移民會提高犯罪率(7%),移民水品過高(7%)以及移民對經濟不利(1%)。

還有證據表明,儘管移民問題的政治討論有所改變,但民眾的潛在態度幾乎沒有變化。

雖然對移民水平的擔憂有所增加,但人們依然認同澳大利亞是一個移民國家,移民使澳大利亞受益,並將在未來幾年繼續發揮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