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擁擠的拼車市場中最新參與者——滴滴表示,乘客和司機理應從主導該行業的拼車巨頭那裡得到更好的待遇,這表明,在各大網約車公司爭奪客戶的過程中,價格競爭勢必加劇。
6個月前,這個來自中國的網約車巨頭滴滴在維州推出了滴滴打車服務。本周,滴滴把墨爾本的車資下調了10%,同時還將滴滴的每筆訂單的車資分成從20%降至5%。

滴滴的澳洲負責人表示,司機和乘客應該從拼車公司那裡得到更好的待遇。
滴滴維州經理Abigail Holman表示,滴滴的車資分成收入是網約車市場上最低的,而Uber和Ola的車資分成收入分別為27.5%和15%。
Holman女士說:“我們很清楚,乘客和司機都希望得到更公平的待遇。”
“澳大利亞是世界上拼車最昂貴的地方之一,司機們從中掙不了多少錢。”
這家中資集團表示,從墨爾本機場到佛林德斯街(Flinders Street)的33分鐘24公里行程,與之前的價格結構相比,墨爾本司機的收入將增加1.55刀,而乘客也將少付約6刀。
司機們現在都在同時使用多個拼車應用,在這些提供最佳車資的應用之間來回切換。
估值約560億美元(760億澳元)的滴滴與印度公司Ola、Taxify和GoCatch一起,是最近進入市場的Uber的幾家競爭對手。

Holman女士表示,由於競爭的湧入,司機們可以增加收入,乘客們也可以能享受更便宜的乘車服務。
她說:“從根本上說,目前,我們認為拼車業務是一項利潤率較低的業務。你可以大減價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這已經變成的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拼車司機聯盟(Ride Share Drivers United)負責人Max B表示,滴滴較低的車資和較低的傭金似乎將起到平衡作用,這意味着司機們將拿回同樣的工資,通過將車資降至“更不可持續的水平”,與其他公司展開一場競相壓價的競爭。
他說:“現在,大多數司機使用了不止一家運營商的應用,他們往往運行多達4個應用程序,選擇最優惠的服務。”

Holman女士不願談論司機的平均實得工資以及滴滴是否計劃將業務擴展到維州以外的其他州。但她表示,更便宜的車資將刺激需求,這意味着司機將賺得更多。
澳大利亞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3月份的一項研究發現,Uber司機的平均時薪為14.62刀,低於相關最低工資標準的一半。
公眾對司機狀況的擔憂似乎是網約車公司最關心的問題。
據彭博社(Bloomberg)報道,滴滴在中國本土收購了Uber,得到了蘋果和軟銀(Softbank)的支持,被認為是全球最有價值的初創公司之一。該公司在墨西哥、日本、巴西和台灣也有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