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房地產信貸危機加速進入“厄運循環”,導致房價暴跌50%,使澳大利亞陷入衰退,澳儲行可能會被迫介入,拿出3000億澳元救助澳大利亞的銀行。

這是根據盛寶銀行(Saxo Bank)最新的“驚天預測”(Outrageous Predictions)報告所得出的結論。該報告概述了一系列“不太可能但被低估的事件”,如果這些事件真的發生,可能會在整個金融市場引發衝擊波。

“這不是官方預估,如果某些因素與預期相符,這可能是一種驚天預測,但我們預估的可能性可能為1%,”盛寶銀行的市場策略師Eleanor Creagh表示。

這是澳大利亞首次出現在這家丹麥投資銀行的年度榜單上,今年入圍的還包括蘋果公司(Apple)以每股520美元的價格收購特斯拉(Tesla),或太陽耀斑襲擊地球、摧毀衛星、造成2萬億美元損失等情形。

Creagh在報告中寫道:“‘澳洲夢’的資金來源是隨着利率暴跌而累積的巨額債務,家庭債務占可支配收入的189%。”

“金融大危機是其他發達經濟體房地產泡沫破滅的原因,但不在澳大利亞。為了避免危機的影響,澳大利亞政府的‘經濟安全一攬子計劃’進一步推動了槓桿率的大幅上升,以期可以避免或延遲處理問題。”

“2019年,澳大利亞房地產狂歡的帷幕落下,災難性的政府關門,最明顯的原因是信貸增長暴跌。”

“在皇家委員會成立後,銀行剩下的只有凍結的貸款業務和槓桿過高、估值過高的抵押貸款支持房地產賬簿,銀行被迫進一步收緊放貸。”

“信貸增長大幅受限、供應過剩、政府採取拖延戰術以及全球增長放緩,這些因素共同作用,加劇了厄運循環,房價暴跌50%。”

“澳大利亞27年來首次陷入衰退,原因是房地產價格暴跌摧毀了家庭財富和消費者支出。泡沫破裂還導致住宅投資大幅下降,GDP暴跌。”

“壞賬的井噴擠壓了利潤率和利潤空間。銀行的風險敞口太大,它們無法獨立承擔,也無法規避破產和倒閉的風險,澳大利亞央行開始購買證券化抵押貸款,並通過規模龐大的3000億澳元量化寬鬆政策(QE)/不良資產救助計劃(TARP),為政府對主要銀行的資本重組提供資金。

“具有重大諷刺意味的是,洛威行長將被迫採取非常規貨幣政策,並在澳大利亞實施QE1。”

“由於銀行處於金融穩定的前沿,它們被視為‘大到不能倒’,尤其是因為澳大利亞嬰兒潮一代和養老投資池嚴重依賴銀行持續的股息收益率。”

Creagh表示,美聯儲(FED)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推出的第一輪量化寬鬆政策QE1,以及7000億美元的銀行救助計劃即問題資產救助計劃(TARP),這番若在澳大利亞重演,將是“具有諷刺意味的”。

她說,“洛威行長從未支持過低利率政策,他已經非常明確地表示,他只會在最壞的情況下降息,而且他的許多學術著作都是關於提高利率以抑制資產泡沫的必要性。”

Creagh表示,目前房價下跌是“有序的”,但她的設想涉及更嚴格的貸款標準,在皇家銀行委員會明年2月份發布最終報告後,銀行收緊貸款標準,以及中國經濟放緩等“外源性增長衝擊”,這會蔓延開來,造成傳染效應。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能會看到一個負反饋循環,它將建立在自身的基礎上,銀行收緊了貸款條件,失業率上升,尤其是在建築行業,因為價格下跌,市場開始走弱。”

很快,整體經濟開始下滑。“人們開始拖欠貸款,迫使銷售價格壓低,形成一個自我延續的循環,”她說。“這是住宅投資大幅下降、房價暴跌的時候,它會抑制支出,摧毀消費者和企業信心。”

Creagh強調,該報告“不是官方預測”,她表示,報告與製造恐慌無關。她說:“這些預測是為了激發辯論,提高人們對可能潛伏在幕後的潛在問題的認識。”

“了解經濟中的風險非常重要,如果你在投資,試圖積累財富和投資組合,合理地考慮可能出現的每一個結果。”

盛寶銀行首席經濟學家Steen Jakobsen表示,今年報告的主題是“受夠了”。他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一個盲目的世界必須清醒過來,開始改革,不是因為它想改革,而是因為它必須改革。”

“各種跡象無處不在。我們認為,2019年將標誌着這種心態的一次深刻轉變,因為我們即將債台高築,明年將看到我們所有人開始為自己的錯誤行為承擔後果。”

Jakobsen表示,“大信貸周期”已顯示出緊張跡象,並將“打擊發達國家市場,各央行只能從頭再來”。

他說:“畢竟,自2008年以來,他們努力地印鈔只是挖了一個更深的債務坑,現在已經超出了他們的管理權限。”

如果報告中的一些預測成為現實,“我們可能最終會看到一個健康的向低槓桿化社會的轉變,不再那麼關注短期收益和增長,而是重新關注生產率”。

Jakobsen補充稱:“消極的一面是,我們可能看到央行獨立性大幅惡化,信貸緊縮,以及人們深陷已久的資產——房地產——將出現巨額虧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