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昆士兰银行(Bank of Queensland,BoQ)的房屋贷款客户来说,这将是一个令他们难过的新年。本周,他们将受到利率上调的打击,借款者平均一个月需多还24元。

BoQ本周宣布,将大部分住房贷款利率上调11-18个基点(0.11-0.18个百分点),将其Economy Owner Occupier利率从3.88%上调至3.99%。

尽管它或许是今年首家加息的银行,但在去年初的一波加息潮和2018年底的小部分银行加息之后,BoQ决定加息。

金融比较网站Finder称,其数据库中有13家银行在过去三个月提高了浮动住房贷款利率。

2019年,其他数百万房主面临的关键问题是,他们的银行是否会效仿并上调抵押贷款利率?

“这是一次性事件,还是会引发其它银行效仿,还有待观察。根据我们的经验,后者的可能性更大。”Finder经理库克(Graham Cooke)表示,“由于澳大利亚央行现金利率一直不变,国际借贷成本上升,许多银行感到除了提高贷款利率别无选择。”

摩根士丹利银行业分析师施塔特尼克(Andrei Stadnik)表示,自10月以来,澳洲银行在国际市场融资成本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已上升15个基点,可能令昆士兰银行的贷款利润率下降2-3个基点。

此外,BoQ表示,他们最近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利率来吸引定期存款。

摩根士丹利估计,定期存款利率每上调10个基点,BoQ的净息差就会减少4个基点左右。

RateCity的研究主管廷德尔(Sally Tindall)表示,”这些融资成本压力正影响多数银行,因此我们可能会看到其他银行在2019年效仿。”

“与此同时,由于房地产市场下跌和偿还能力要求收紧,银行失去了潜在客户,这两个因素也给它们的利润带来了压力。”

因此,如果BoQ不提高利率,这些不断上升的融资成本将侵蚀其利润和股东的潜在股息。

然而,施塔特尼克写道,鉴于BoQ的抵押贷款账簿在本财年上半年已经缩水,而如果其它银行不配合其利率上调,该公司可能会进一步丧失市场份额,因此BoQ在玩一种有点冒险的游戏。

澳大利亚央行可能再次降息,以缓解家庭面临的压力

廷德尔说,即使是幅度相对较小的加息,尤其是在节日结束之际,家庭预算往往会超标,这都可能给一些客户带来财务压力。

“圣诞节过后,许多家庭都感到预算拮据。虽然大多数家庭将能够承受这次涨息,但有些家庭可能难以拿出额外的现金,”她补充说。

关注澳大利亚经济前景的多数分析师,他们的主要担忧就是家庭负债及其对消费者支出的负面影响。

这促使越来越多的人预测,央行有可能会下调官方利率,以抵消银行独立加息的影响,缓解家庭财务压力,并可能提振消费支出。

虽然这与普遍的共识有出入——绝大多数澳大利亚经济学家预计今年官方利率保持不变,并在明年有可能上升–金融市场目前正在消化今年晚些时候降息的可能性,当然,2019年降息要大于加息的可能性。

Finder的库克表示,如果借款人试图在银行可能升息之前调整房贷,他们应该考虑这一点。

“现在可能是开始寻找固定利率抵押贷款的好时机,但要小心——随着房价持续下跌,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在我们的月度预测中预测,澳大利亚央行的下一步行动可能是降息。”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