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资助模式的改革,澳大利亚各地的精神卫生服务将分享14.5亿元的资金,为各地机构、员工和患者提供更长期的确定性。

联邦政府宣布为澳大利亚的31个初级卫生网络(PHN)提供新的资金,该网络协调满足社区特定需求所需的卫生服务,如青年和原住民服务,预防自杀和治疗严重的精神疾病。

从2019年7月到2021 – 22年,三年内联邦将拨款14.5亿元,比前三年多出1.7亿元——每年多出5,600多万元。

精神卫生组织也将免于每年在合同模式下重新招标合同的不确定性,这为员工提供了更大的安全感,并为患者提供了持续的护理。

据估计,每五个澳大利亚人中就有一个人每年会经历一次普通的精神疾病。大约45%的人在其一生中会经历精神疾病,但只有不到一半的人会接受治疗。

卫生部的数据显示,在2017 – 18年间,约有20万澳大利亚人通过当地PHN委托的心理健康服务提供者使用了超过90万项服务。

“由于不同社区的个人面临不同的挑战,因此必须根据当地人口的具体需求量身定制服务。”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说。

“例如,大都市社区所需的卫生服务类型与偏远地区和地区社区的卫生服务类型有很大不同。”

从7月开始,公共安全部门分配的资金将保证三年,以消除每年签订精神卫生服务合同的不稳定性。

亨特表示,新模式有利于长期规划,并为该行业雇用的数千人提供工作保障。

“这笔资金将确保精神健康资金尽可能接近心理疾病患者,并在需要时为他们提供所需的特定支持。”他说。

公共医疗机构和他们所资助的社区精神卫生服务一直在推动长期合同,以取代可能破坏重要患者服务的年度再招标流程。

国家精神卫生专员布罗戈登(Lucy Brogden)表示,为期一年的合同“不是一个好的经营方式”

“服务人员不断看到人才离开,”布罗格登说,“这种新的融资模式致力于解决这些关键问题,并在基本层面给予确定性,”她说。

布罗戈登说,公共卫生部门有能力解决心理健康问题,这些问题往往是由社会决定因素驱动的。

每年,只要PHN符合其商定的绩效指标,资金就将再延长一年。

预计资金将包括用于青少年心理健康的6.17亿元,用于难以接触的人群的心理治疗的3.99亿元,用于精神保健护士的1.77亿元,用于预防自杀的7,700万元,用于养老院中心理健康服务的7400万元,和用于原住民心理健康的8900万元。

据了解,公共培训机构可以根据社区需求灵活决定资金的来源。

新州公共租赁公司将在三年内获得预计4.34亿元的资金,维州将获得2.91亿元。

布罗戈登对资金增加表示欢迎,并强调需要对社会服务、就业、住房和教育进行更多投资,以改善社区的心理健康。

联邦政府已将精神健康作为优先事项,预计本财政年度将花费47亿元。

总理莫里森表示,精神卫生工作者和大约20万名患者将成为政府在心理健康方面创纪录投资的最大赢家,这可以通过保持经济强劲来实现。

莫里森先生说:“我知道精神健康可能对人们造成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政府通过像Headspace这样的顶级服务来加强对支持的激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