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網,並非單純賽事,而是一次巨大的商業盛宴。大小企業紛紛掘金其中。

維州政府旅遊部長說:14天里,數十萬遊客擁入墨爾本,即便酒吧、的士,也分享了數百萬澳幣的消費。對中國遊客的「賽事+旅遊」的打包推廣,挖掘力度也不斷增強。

據迪肯大學在2017的一項調查,澳網是維州經濟強大的印鈔機,貢獻了3個多億澳幣(2016年)

·      現場觀眾達720,363餘萬;

·      賣掉513,882個酒店房間

·      每位遊客平均待在墨爾本5天半;

·      每天消費掉181澳幣;

·      14天中,遊客場外消費大約1.3億澳幣。

2018年,澳網總裁Craig Tiley立下軍令狀:帶動經濟收入5億澳幣!

不為人知的是:澳網的造幣功能,惠及各行各業,華商同樣有份兒!

首先是觀念的啟發。

曾有一位移民企業家,跟我說過一件「泡湯」的商業策劃:準備將美國的一個選美賽事,引入澳洲。朋友卻紛紛告訴他:在澳洲拉贊助,能拉到一萬兩萬澳幣就算不錯了。多數就是幾百幾千。他們一聽就泄氣了。認為澳洲沒有賽事經濟氛圍。

現實中,這部分正確。我也參加過一個華人的老鄉會活動,會長拿着喇叭,興沖沖念誰誰贊助什麼,這個五百塊錢,那個奶粉幾箱;念到一家世界500強公司時,會長的喇叭聲詫異了,說:

你們就贊助鑰匙鏈呀?!

但是,這不意味着澳洲沒有贊助與賽事經濟 。 勞力士錶一年贊助澳網1000萬澳幣,合同一簽10年。7頻道獨家電視轉播權,即3500萬澳幣;而整個轉播權收入,爆漲至1.18億澳幣。

幾個鑰匙鏈,與3500萬澳幣,區別就在於:你的商業策劃,是不是足夠有力。

那麼,華人企業,如何打澳網的主意?

為了達到「貢獻5億澳幣」的雄心,澳網向迪斯尼取經,研究 「粉絲經濟」,並成立合資公司,定位大轉變。

澳網總裁說:醉翁之意不在酒——人們不是單純來看球賽,真正的需要是娛樂!

於是,澳網在2018年,風格一變,要搞「四合一」:

球賽+音樂會+兒童遊樂+美食。

澳網娛樂部總經理 Enda Cunningham介紹說:「澳網村「(AO Village)已設計成一個「美食與娛樂中心」 ,為網球迷們提供的有趣、休閑的平台,一次獨一無二的經歷。

這個有着140餘攤位的美食村,快餐連鎖Sushi Sushi去年就賣出了3萬份壽司;今年他們誓言賣到5萬份!

這14天里,球迷們將吃掉:

·      6.6噸豬肩

·      1萬條魚排

·      2噸半牛肉

·      半噸黃鰭金槍魚

除了吃的,還有啥生意?

澳網今年的官方飲用水,是一個中國的品牌,引起觀眾不悅。但是,卻對華商有另一個啟發:到底哪些中國產品,可以打入澳網25億人民幣大盤?

一度輝煌的電器連鎖巨頭dick smith的老闆,在抨擊「中國礦泉水」事件時說:中國不是以潔凈的水著名,而是電子產品!那是他們(中國)的強項!

電子產品!深圳電子城朋友們,能不能動些腦筋?

一家澳洲的印刷公司,則在為澳網提供印刷業務,以及智能設備,從一個小公司,一躍而將上市。

另一個數據是:澳網僅僅臨時用掉的電纜,就長達48公里!

因為有了錢,澳網協會也準備投入3600萬澳幣,發展「草根網球運動」。也許,做體育遊學業務的華商,會從中發現機會?

將娛樂產業,進行到底!

為了「四合一」,澳網的小夥伴們,腦洞大開,設計了各種吸粉、賺錢的花頭:

  • 《星球大戰》的製作公司,入駐澳網村,為大人孩子提共主題樂園;
  • 世界明星墨爾本公園音樂會。
  • 澳洲名廚、名館大PK! 在14天里,「澳網村「來一場名廚美食大比拼!

於是——

  • 布里斯班的Blackbird Bar & Grill, 設計了一個四道菜的「文化歷史遺產」級的大餐,每天供網球迷們預訂。
  • 另一個名館,則取材於鄉村吉普斯蘭(Gippsland), 提供「農夫女兒」全席,並配以充滿個人激情的當地葡萄酒。

這些平時只能電視上看到的名廚,以及難得一見的「新菜系「,過了今兒不管明兒的狂歡氣氛,吸引真球迷、假球迷們,擠破了澳網村的門檻兒。

讓人感覺:澳網這些哥們兒,賺錢的靈感一個接一個,不停往外冒;也不斷創造出賺錢的法子;賺錢的遊戲,讓他們玩的不亦樂乎。

我們很多商業新移民還沒輒呢,他們玩的這叫一個嗨。

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雙語總裁班」班主任,馬庫斯博士

我們有時候找不到靈感,很大原因是我們對這兒的生活不了解。

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雙語總裁班」的班主任,馬庫斯(Macus Powe)說:對於華商而言,只有了解澳洲生活,才知道老百姓在追誰?喜歡啥?才能設計與發現生意;也只有了解類似澳網這樣的當地商業模式,才有更多的靈感。來一次知識更新,深度理解澳洲商業與生活。這是你我要做的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