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Kmart受到了客户的和股东的喜爱,但该公司也是众多开始摇摇欲坠的知名零售商之一。
这是零售业发生彻底转变的一个明确例子。澳大利亚零售界的丑小鸭变成了金天鹅,该公司因其整洁的北欧家居用品和廉价的运动员而受到消费者的喜爱,因其不断增长的利润率而受到股东的青睐。
去年,这家折扣店实现利润4.7亿元,销售额增长5.4%。然而,在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最新交易数据中,Kmart的所有者Wesfarmers表示,Kmart的销售额下滑了0.6%。尽管降幅不大,但仍存在令人担忧的动荡。
Kmart在折扣百货行业中连续多年的同店销售增长势头可能已经结束。
就连Kmart自己的老板也承认,去年该公司在门店反面遇到了一些问题,比如发布的一个女装系列未能激发消费者的兴趣,以及不再降价促销。
拥有Kmart和Target的Wesfarmers公司董事总经理Rob Scott表示,该品牌还有“更多工作要做”。

他说:“Kmart正处于转型时期,公司团队正努力提高生产率和效率以支持下一阶段的增长。”
随着澳人缩减开支,Kmart并不是唯一一家面临压力的百货商店。
17日,企业重组专家、Ferrier Hodgson公司的James Stewart表示,在圣诞节前夕,购物中心的客流量直线下降。他表示,目前的零售市场是“20年来最糟糕的”,在圣诞节前一周,购物数量同比下降15%。
今年,男装连锁店Ed Harry已经进入破产的自愿托管阶段,而Kathmandu方面则透露,该公司销售额在圣诞节期间的情况非常糟糕。
澳大利亚11月份零售支出仅较上月增长0.2%。
去年12月,消费者信心指数仅上升0.1%。大家似乎对这一数字的上升感到意外,随着悉尼和墨尔本房价下跌、股市下跌、对全球贸易战的持续担忧以及政治不确定性,我们有理由质疑消费者信心为何如此强劲。
Wesfarmers披露,Kmart在2019年上半年的销售额下降了0.6%,令人震惊。
由于Wesfarmers在去年11月拆分了Coles,Kmart的成功对母公司利润的持续健康变得尤为关键。

Woolworths旗下的Big W品牌在定价和销售范围上都大幅提高,全年销售额增长0.7%。
Kmart在折扣店的同比销售增长势头可能已经结束,Big W和Target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业绩可能会超过Kmart。
Wesfarmers的Scott先生表示,Kmart“增长势头放缓”背后的原因是降价幅度及范围减少。
以前的这个时候,Kmart大幅降价,实现了非常强劲的销量增长。整个去年,我们在Kmart销售了超过10亿件产品。这给商店和供应链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Scott先生表示,在至关重要的女装领域,Kmart需要“确保我们的产品能引起消费者的强烈共鸣”。但家居用品类别——所有那些北欧风的Nik Naks——表现不错。
他说:“关于提高我们的效率和库存流动,管理我们销售的产品的绝对数量等方面,我们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当我们的报价正确时,我们就能创造良好的销售业绩。”
Target能翻身吗
很长时间以来,Wesfarmers的另一个百货连锁店Target一直是该公司的亏损部分。其主要市场一直受到低价的Kmart以及抢走注重时尚的顾客的H&M和Zara的围攻。
去年,由于销售额下滑,Target亏了3.06亿元。人们普遍猜测,Target的门店网络将被削减或合并至Kmart,而Target品牌将成为历史。
但是有些改变发生了。Wesfarmers本周表示,Target的可比销售额增长了0.5%。虽然增幅不大,但却给了该品牌一点维生的能力。

Scott先生乐观地说:“Target业绩已有所改善,尽管较低,但我们对目前的改善感到满意。”
不过,如果Target不能保持增长,它的未来仍将存在疑问。
MYER VS DJs:谁会成功?
John King搬进Myer在墨尔本的总部已经6个月了。有一个巨大的任务摆在他面前,Myer在他进来之前就已有了4.76亿元的巨大损失。去年销售额也下降了3.2%。
Myer的销售额一直在下降。过去10年里,Uniqlo、Sephora和Amazon等海外零售商一直在从百货商店的中心地带撤离。
他说:“对于Myer来说,唯一可行的途径是缩小规模,在网上发展,销售独家品牌,并维持用户忠诚度。”
这正是该公司现在所做的。King先生在9月份的公司全年业绩报告中表示,顾客现在是连锁店的绝对焦点。
然而,该公司还有一个问题,即长期经营的店面租金昂贵,难以脱手,而店面的规模却没有那么大。
King先生表示,Myer会见了一些店主,他们正在寻找“合适的规模”,也就是缩减一些店面的规模。
他没有排除关闭门店的可能性,但坚称62家门店中有60家是盈利的,每家门店都有自己的计划。
David Jones的处境要好一些。该公司拥有更清晰的用户群,并正在尝试一些成本更低的小型格式商店。
但就连DJs也觉得圣诞节不好过,他们在17日透露,圣诞节期间的销售增长有所放缓。

本文译自Brian Walker和Craig Woolford,作者分别是Retail Doctor集团的零售顾问以及花旗(Citi)的零售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