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几乎不会说英文的留学生在澳大利亚高校里难以跟上同学的进度,这促使维州政府要求对入学要求进行审查。

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已写信给全国高等教育工会,承诺与联邦政府讨论入学英文要求的问题。

维州代理高等教育厅长梅里诺(James Merlino)说,这种情况对留学生和教师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留学生是维州教育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有些学生的英文能力不足以完成他们注册的课程。”他说。

学者、导师和学生纷纷反映,一些留学生难以理解课堂上的指导、完成作业并与其他学生交流。

他们说,入学英语标准设得太低,而且留学生可以通过参加衔接课程来绕过英文要求。

全国高等教育工会的维州会长金伯利(Nic Kimberley)曾在许多大学辅导和演讲,并在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工作,他说,澳大利亚高校有许多留学生都缺乏考试及格所需的英文水平。

“这应该引起所有人的关注,”他说,“如果他们考不及格,就得重修,很多人觉得这很丢人。我们并不希望留学生考试不及格。”

金伯利说,他经常收到留学生的电邮,求他把他们的成绩改成及格。“这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压力。作为一个教导学生的人,你会因为这当中的高风险而感到非常内疚。”

他说,虽然许多留学生掌握的英文水平很好,但本地学生却设法避免跟他们一起做小组项目。

该工会要求审查学生签证所需的英语水平,以及大学为不同课程设置的标准。它还在推动为留学生提供更多英语语言支持。

联邦政府要求学生签证申请人必须在雅思考试中至少拿到5.5分。雅思考听力、阅读、写作和口语,满分9分,大多数大学都要求留学生至少拿到6到7分。

但是,哪怕只拿到4.5分,也可以拿到学生签证——这意味着他们只掌握优先或适度的英文——条件是在开始大学课程之前注册为期20周的强化英文课程。

虽然他们必须通过该课程,但不必重新参加雅思考试。大约四分之一的留学生就是通过这条途径进入澳大利亚大学。

澳大利亚国际学生委员会(Council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ustralia)也支持提高入学英语标准的呼吁。

该委员会的国家公共关系官员梅勒斯丁(Manfred Mlestin)表示,虽然被大学录取的留学生减少,可能侵蚀澳大利亚每年319亿元的留学生产业,但毕业生的素质将会提高。

“如果学生不明白老师在说什么,他们怎么能完成作业?”他问道。

当中国留学生小陈(化名,John Chen)以学生签证来到墨尔本是,他甚至没法用英文点餐。“我只能用手指点我要的菜,这太可怕了。”他说。

他在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读了一年半,希望能提高英文能力。

但上了大学以后,他还是听不懂讲师在说什么,也几乎没法写论文,在课上几乎从不发言。第一学期结束后,他就从文科转到了理科,希望能顺利点。

虽然过程很不容易,但他最终通过观看Youtube提高了自己的英文水平。

另一名中国学生小赵(化名,Adam Zhao)说,因为英文不行,他上学期考了不及格。

他正在和三位以英语为母语的学生一起写小组论文,而他们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虽然小赵已经在澳大利亚待了五年,读了两年高中并且毕业,但他的英文还是不行。沟通困难影响了他的心理健康,使他感到孤立。

“我觉得我应该可以跟人沟通,结果还是不行。”他说。

验尸官最近的一份报告提到了一些留学生承受的极端压力。突出了一名24岁中国留学生坠楼丧生的例子,这起案件后来被裁定为自杀。据信这名学生患有抑郁症,而且很难听懂英文授课的内容。

澳大利亚大学联盟首席执行官杰克逊(Catriona Jackson)表示,澳大利亚大学设定的英语语言要求与其他世界领先的教育部门相当。

“许多大学的特定课程标准高于学生签证规定的最低标准。”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