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葡萄酒出口增幅已经下降到近两年来最慢的速度,部分原因是因为主要参与者Treasury Wine Estates放弃了将其价格最低的品牌积极地推向市场。

其旗舰品牌Penfolds和Wolf Blass的占到了澳大利亚出口中国葡萄酒总量的近50%。在首席执行官克拉克(Mike Clarke)的领导下,该公司在中国的主导地位近几年带来了令人瞩目的利润增长,但它最近改变了其战略,不再重视其价格最低的品牌Rawsons Retreat,而是进一步关注高端市场的末端。

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对中国(包括香港和澳门)的葡萄酒出口价值增长了18%,在2018年达到11.4亿元,出口量增长了7%,达到了1910万箱9升木桶。 

Treasury是全球对华葡萄酒出口的头号公司,占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总量的45%至50%。

跟踪出口数据的行业机构澳大利亚葡萄酒协会(Wine Australia)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季度末,中国的年增长率为24%,与6月季度的55%相比显著放缓。。

从2018年3月季度开始,该协会选择在中国数据中包含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而不再单独公布中国大陆的数据。

增长的挑战

由伍尔福德(Craig Woolford)领导的花旗集团分析师对Treasury股票提出“抛售”建议,称虽然其盈利势头良好,但“维持这种增长的能力正变得更具挑战性”。

但它还概述了Treasury最强劲的利润增长应该来自澳大利亚和亚洲地区,因为2016年葡萄大丰收酿造出的红葡萄酒即将上市。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凯拉斯预计Treasury的12个月目标股价为17元。克拉克掌舵时,股价仅为3.6元,并在去年9月3日创下19.85元的高位。

此前,美国葡萄酒商Constellation Brands的季度业绩令人失望,并称其葡萄酒和烈酒业务因业绩不佳而疲弱。但Treasury否认这对澳大利亚生产商有任何影响,因为Constellation主要生产低价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