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问来自非英语背景的澳大利亚人,排队是line还是queue,用来冰啤酒的是cooler还是esky,你会得到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以英文为第二语言的澳大利亚人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同样善于识别出哪一个词才是澳大利亚俚语(正确答案是queue和esky)。

新的语言研究发现,来自非英语背景的移民哪怕初来乍到,也拥有识别澳大利亚俚语的非凡能力。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研究员Ksenia Gnevshevasaid说:“人们在抵达澳大利亚后采用当地词汇和短语的方式反映了他们与澳大利亚文化的接触。” 

Gnevsheva博士——与麦觉理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的Anita Szakay和帕德博恩大学(University of Paderborn)的Sandra Jansen一起进行了这项研究——也发现非英语移民反而比英语移民更乐于使用俚语。

“尽管人们认为移民对同化具有抵抗力,但我们的研究发现,说外语的人实际上比那些以英文为母语的移民更容易采用澳大利亚本地词汇。”她说。

在一项实验中,外语移民的表现优于母语为英语的人:参与者被要求听一组单词,包含一些澳大利亚俚语和一些单词,用澳大利亚口音或美国口音说出。

澳大利亚出生的公民在听到以澳大利亚口音说出的单词时能够很好地识别出词义,但是在听到用美国口音说出的单词时却难以识别。相比之下,以英语为第二语言的移民更善于识别任何一种口音中的俚语。

Gnevsheva博士说,来自其他英语国家的移民很难放弃固有的语言习惯。

“我们发现那些已经会说英语的人可能不愿意‘放弃’他们的母语,转而支持澳大利亚版的说法。”她说。

“该研究中的许多美国人都说,他们知道像nappy(尿布)这样的澳大利亚俚语,但却无法使用它们,因为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像是背叛了祖国和文化。”

研究中使用的词语包括jam,esky,lolly,lift,rockmelon,tomato sauce,torch和queue——而这些词的美语说法依次是jelly,cooler,candy,elevator,cantaloupe,ketchup,flashlight以及line。

随着关于入籍仪式和澳大利亚国庆日的争论愈演愈烈:上周,总理莫里森宣布,他将强迫地方市府在1月26日举行入籍仪式,但绿党议员威胁要利用法律漏洞绕过这一命令。

在整个2018年,政府多次推动针对新公民的英语测试,但未能获得所需的参议院中立议员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