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澳洲女子在网络上被一名假装土豪的中东男子许诺的奢侈生活所诱骗,千里迢迢跑到巴基斯坦准备当贵妇,不料却被关押、殴打,沦为性奴,过了好几个月的非人生活。

30岁的莱拉(Lara Hall)沦为网上性掠夺的受害者,她在数月时间内多次遭到强奸,并被锁在猪窝般肮脏的地方。

当她设法联系上澳大利亚驻巴基斯坦大使馆时,对方的反应居然十分冷淡,而且只提供了有限的建议。

霍尔向澳大利亚《每日邮报》了她经历的噩梦。她说,一名叫做萨贾德(Sajjad)别有用心地接近她,向她吹嘘自己在Lahore买了一栋西班牙式别墅,会让她过上贵妇般的生活。

这段噩梦般的经历始于2013年的一次偶遇。

霍尔女士在圣母大学完成了法律学位并从事高薪工作,2013年,她在火车上认识了一名叫做莉亚娜(Rhianna)的巴基斯坦女子。

霍尔主动提议教对方英语,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几乎成了莉亚娜家庭的一分子,莉亚娜一家人都很喜欢霍尔,经常给她带小礼物。“我的原生家庭并不是很健全,所以他们提供了我渴望的亲情。”霍尔说。

一天晚上,霍尔和莉亚娜在巴基斯坦的家人打Skype电话时第一次接触了萨贾德——莉亚娜家的一名亲戚。

两人很快通过Facebook网聊起来,萨贾德自称也是律师,并且表现得对霍尔的生活很感兴趣,经常逗她开心。

尽管当时霍尔的律师生涯一帆风水,拥有大好前途,但她的内心已经脆弱到了快要崩溃的地步。

霍尔说,“萨贾德在恰当的时机进入了我的生活,当时我整个人都很脆弱。他说,如果我肯考虑他,他一定会让我过上美好幸福的生活。他说自己有五栋房子,还展示了一份西班牙式别墅的购买合同,他说我们可以住在那里,房子随我装修——他甚至给我发了房子的照片。”

“我记得我问过他是不是在骗我,他说‘不是’——他非常有吸引力。我被他的美好承诺吸引了,当时我在悉尼的生活非常糟糕,所以我想也许我应该试试看。”

萨贾德还与霍尔的家人保持联系,包括霍尔的双胞胎妹妹艾米(Amy),甚至给霍尔的祖母发电邮。这让渴望亲情和安全感的霍尔彻底沦陷。

在2018年初,萨贾德邀请霍尔到巴基斯坦参加他兄弟的婚礼,她认为这是个好机会,可以看看这段网恋会不会在现实里生根发言。于是在去年4月23日,她花了18个小时,飞到Lahore。

眼前的一切令她震惊。房子跟照片上完全不同,五间卧室里住着20个人,而且很脏。萨贾德辩解这都是婚礼宾客,他表现得非常友好,所以霍尔并未起疑。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萨贾德承认自己捏造了西班牙式别墅的事,个人资讯也都是假的。

“所有的爱情都死了。然后折磨开始了。”霍尔说。

“萨贾德强奸了我,他的兄弟也多次企图强奸我。他们不让我用女性卫生用品,任由我在经期流血。我长时间挨饿,有一次饿了14小时。

霍尔不断拒绝萨贾德的求婚,而拒绝皈依伊斯兰教只是进一步激怒了他。

“我被要求洗澡后必须裸体,有一次,我洗完澡后头发上还残留着洗发水,他一把抓住我,骂我是个白痴,然后把我的头撞进盆里。我曾被迫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张开双腿。有一次我病了,但他觉得这很‘好笑’——我在呕吐,但他却在我大声叫骂的时候试图强奸我。”

“我千里迢迢来到巴基斯坦,却成了一名囚犯。”

霍尔的30天签证过期后,萨贾德声称他可以找人替她续签,同时威胁她,如果离开家就可能被捕。

霍尔设法联系了澳大利亚领事馆和大使馆,没想到对方反应冷淡。她只好计划自己逃跑,她联系了精英具乐部AFOHS的拉菲克博士(Kaiser Rafiq),这是一个专为达官贵人服务的具乐部。在拉菲克的帮助下,霍尔逃离了魔掌。

拉菲克表示,他破例帮助霍尔的原因之一是不希望她认为巴基斯坦人民都是坏蛋。

由于没有足够钱购买国际机票,霍尔再度联系澳洲大使馆,但对方拒绝提供帮助。霍尔无法可想,只好设立GoFundMe页面众筹,并与英国巴基斯坦基督教协会联系。

该组织负责人乔德利(Wilson Chowdry)回应了她的请求,通过安全通道帮助霍尔回到澳洲,同时批评澳洲政府反应冷漠,让霍尔陷入绝望。

霍尔表示,自己并非基督教徒,但乔德利却帮助了自己,她对澳洲政府的不作为感到愤怒,目前正在发起谴责政府的网上请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