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生活在国外已久或留学在外的中国人,每一次回国,难免会有那么一点感受,就是觉得自己的思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变化。

可能是看待事物的方式,也可能是与人交往时的种种习惯。

1.对隐私意识增强

开始习惯于不会主动打探别人的隐私,也不喜欢别人打探自己的隐私。

每次回国被问到私人问题,工资待遇,开什么车住什么房什么时候要孩子的时候,就会条件反射式的浑身不舒服。虽然他们也并无恶意,有时候仅仅是好奇而已。但在国外,人们通常不乐意回答也不会去询问这类问题。

因为,在和西方人的交流当中,人们普遍有共识,一般可以问对方的职业,但不会问及工资等等,即使家人亲戚也不会轻易问。如今,自己回到国内也自然而然不会去问别人这类问题。

2.女性独立意识增强

作为女性,出国后明显感觉到对女性独立意识增强,更加清晰性别歧视的概念

没出国之前仅仅觉得内心是想要独立的。但是很多时候会被国内社会环境洗脑,例如有些事情觉得就应该男人去承担。

而在国外生活久了,在独立完成学业,事业上渐趋稳定上升的时候,觉得生活就是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跟自己是否有伴侣是否结婚都没有关系,结婚以后也是一个teamwork,两个人共同承担家庭的责任,以此获得的尊重是深远的,也是值得的。

记得两三年前偶然读到外国的员工合同法中关于性别歧视的法律规定,才明白在西方企业里男性员工小心翼翼的原因,即便是你夸赞女性同事都要小心用词防止任何有性暗示的词语,如果你是领导,不能因为对方是女下属而让对方做任何比如倒咖啡或者帮你一个私人的小忙,就更不用说利用自己的权力在女性下属身上谋取利益,在如果对方计较起来,你的职位很可能会不保了。

3.平等交流意识增强

还在读硕士的时候,跟教授讨论论文的期间偶尔说出了自己不同的意见而被教授赞赏,这让我印象很深刻,因为教授明显是在极力鼓励学生这样的行为,甚至接受学生挑战他的观点。

在很多其他的社交活动当中跟60多岁的人聊天都觉得没有任何代沟,虽然这跟对方的性格有关系,一些不擅长聊天的即便是同龄人也会话不投机半句多,而对于一些有良好的社交技能的人,年龄根本不是障碍。

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英国几十年前的社会跟现在差距远远小于中国同等时间段社会变革带来的差距,所以上一代人自然跟这一代人的思想差距没有太大,第二西方社会比较崇尚平等,并没有像东亚国家儒家文化的影响,彼此是独立的个体,没后长辈晚辈的概念。比如我们大部门的总裁,时不时转到我们座位附近跟我们聊两句,没有任何架子,没有任何的位高权重之分。

4.对真正弱势群体的包容

在日常生活中,可以看到西方人们对弱势群体的善意,比如完善的残疾人设施,为残疾人提供的工作岗位。

如果你对残疾人有歧视,那你就会被主流价值观所鄙视。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位因为多年前车祸右腿截肢的女人,现在一直用假肢,看上去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一个长相很漂亮的女士,有一位爱自己的先生,有一双儿女,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医药方面的白领),我也看不到她脸上有任何自卑,她也毫不介意主动说出自己当初是什么事故造成截肢,她的生活跟任何其他中产家庭没有任何区别。

我只是内心感叹她能生在这样一个国家该是多么的幸运,在中国的大街上不是经常看到残疾人,更不容易看到残疾人出现在任何工作岗位上,比如超市收银员,酒店前台,如果他们缺了一条腿,其实并不会影响工作,甚至缺了一只胳膊也并不影响他们用一只手敲打键盘。如果设施健全一些,他们的出行甚至也丝毫不会有困难。

5.独立思考和批判性思维

再也不会人云亦云,尤其是在信息科技这么发达的时代有了自己的辨别能力。

现在看各种媒体上的新闻报道,都能够很容易的察觉出一篇文章的真实性或是找出其中的漏洞,也学会了从不同角度分析问题,从而肯定的分析出不合理的地方,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看问题的方式和思维方式。

但为了契合国内环境,回国的时候我不会表达太多自己与众不同的观点,尽管这些观点在国外是十分常见的,但是你回到国内老百姓当中就会显得你格格不入,所以为了不让国内的亲朋好友觉得我这人太非主流,我会适当调整自己说话的倾向性以让大家觉得我是个接地气的人。

就连我先生跟我亲朋好友交流的时候都会客观的说很多中国的好话,这些人情世故世人皆知,没有太刻意,只是有所选择的陈述。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一个中国的成语是可以解释的很完美的,就是外圆内方,毕竟国内的现实环境不能跟国外等同,有很多观点,表达出来也是没有意义的。

6.对人际关系的顺其自然

知乎上有一个五万多人关注的问题,好朋友之间是如何变淡的?出国以后对这种问题更加的感同身受,从一开始的迷茫不解到现在的淡然处之。每个人的交友模式不同,有些人习惯呆在一个圈子里,但是这种模式对海外党来说难度是很大的,所以现在不会在乎长久的人际关系,一些人如果在你生命中能跟你同路一段就应该珍惜,如果到某一个路口分道扬镳了就相见不如怀念好了,也许你们周周转转还会再相遇。

人一辈子没有牢不可破的圈子,有时候偶尔跨越圈子的交流也是很有意义的,多去了解一些别人的生活,思想上也可以避免狭隘。

7.觉得发达国家的儿童确实挺幸福的

绝大部分儿童都可以无忧无虑的成长,空气水奶粉食品质量这些更不用多说。

西方国家的家长,在工作生活的时间锁平衡比较好,自然陪伴小孩的时间要多一些。在学校里老师一句话都不能说重了,老师的地位并不高(但入职却有严格要求),整个环境都让孩子天生培养比较充足的自信。

我觉得初中之前的孩子还是应该拥有这样一段无忧无虑的生活的,这个阶段对儿童今后的身心健康都极其重要。国内的情况就不多说了,总之比较心疼国内的孩子,并不仅仅是学习负担方面的问题,这都是次要,主要还是整个社会的教育环境培养出来的身心健康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