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Domain网站报道,一份新调查显示,随着房价的下降,处于住房压力中的澳洲人有所减少。但专家也警告称,市场的冷却对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来说没有多大意义。

根据ME Bank最新发布的《Household Financial Comfort Report》,澳洲的财务不平等差距数年来首次缩小,但还有近50%的租客以及44%的房奴处于住房压力的状态中。

此次对1500户澳洲家庭的调查显示,虽然每个月存钱的澳洲家庭数量有所增加,但近50%家庭的存款还是少于一万元。

ME咨询经济学家Jeff Oughton说:“近25%的人银行里的存款还不到1000元,很多人对意外的财务紧急情况毫无准备,但不幸的是,很多人会碰上这些意外情况。”
虽然还是有很多人感觉到了生活成本的压力,但与租客们相比,房屋业主之间的财务舒适度差距在7年内首次缩小。到2018年12月为止的6个月内,高收入人群与平均及低收入人群之间的差距也略缩小了一些。

Oughton说:“我们看到中等收入和低收入的家庭开始从生活成本压力有所环节中受益。这些综合起来就缩小了财务差距,但相对来说,澳洲人的财务差距依然较大。”
但Oughton也表示,虽然租客及中等和低收入人群的财务舒适度提高,但很多人还是不太可能有情况好转的明显感觉。

Everybody’s Home活动发言人Kate Colvin表示,澳洲的房市虽然有所冷却,但却没有缓解人们对社会廉租房及可负担住房的迫切需求。

Colvin说:“人们认为,只要房价持续下降,这个问题就会得到解决,但那些想在首府城市租房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人会发现,他们还是租不起房。”

Colvin表示,低收入人群不太可能涨薪,而且他们的工作安全性更低。“人们其实是两方面都受到了压力,与此同时,低端市场的房租其实是上涨幅度最大的,这些较便宜的房子,反而竞争非常激烈。”

在接受调查的租客中,14%要将收入的50%甚至更多用来交房租。Australian Housing and Urban Research Institute的另一份报告就曾呼吁,希望政府将社会廉租房当成是一种基础设施的形式,目的就是为了鼓励投资。

高级研究员John Falzon表示,虽然有报告称,人们的财务舒适度差距有所缩小,他却没有看到不平等问题有很大改善。

“我没有发现受到住房压力的人有所减少。”

Falzon和Colvin都注意到,要解决财务状况不平等的问题,社会廉租房和可负担住房的投资是必需的,因为市场不足以为这些低收入的人提供住宿。

“与其等待住房市场的波动出现,我们需要一些规划好的有目的性的政府介入措施,在市场做不到的促进可负担住房方面做出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