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2月6日报道,澳方取消了中国商人黄向墨的永久居留权,并拒绝了他的入籍申请。

报道称,上述决定由澳大利亚内政部作出,黄向墨获悉此事时身处澳境外,他返回澳大利亚的权利也被剥夺。《澳大利亚人报》了解到,黄向墨目前人在香港。

近年来,这名从事房地产的富翁被指“与中国官方有关联”,并向澳大利亚政党捐献至少200万澳元(约合963万人民币),澳国内媒体因此屡次大肆炒作“中国干涉澳内政”,虽然澳大利亚法律当时并不禁止外国人或公司向澳大利亚政党捐款。

2017年6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被问及相关问题时曾表示,澳媒“有关报道完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充斥着猜测臆想,根本就不值一驳。”

环球网此前报道,黄向墨2011年来到澳大利亚并申请移民,他曾经对澳洲媒体表示,移民是为了拓展业务,也是因为澳洲的空气和生活环境好。

2018年,黄向墨在他位于悉尼莫斯曼的宅邸 图自《悉尼先驱晨报》

《悉尼先驱晨报》报道援引澳政府消息人士的话称,澳方拒绝发放护照给黄向墨的理由包括“性格依据(character grounds)”。澳内政部还担心,黄向墨在入籍面谈时的回答、以及与包括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ASIO)等部门通信时提供的信息,缺乏“可靠性”。

消息人士还称,拒绝黄向墨入籍的决定,是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及移民官员对他进行两年多的背景分析后作出的。

2017年,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联合费尔法克斯媒体集团进行调查后称,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曾就两个亿万富翁的捐款问题对政党联盟和工党发出警告,因为两人与中国有关联,其中之一便是黄向墨。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称,黄向墨本人否认与中国官方存在关联。

对于日前澳媒的相关报道,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政府一直按照我们收到的建议行事,在本次事件中也不例外。”

他强调,有关禁止外国捐款的法律已于1月1日生效。

对于此前的政治捐款,莫里森则称,根据当时已知的信息,这些钱已被“真诚地”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认为,莫里森这番话是在暗示,其所在的自由党不会归还黄向墨的捐款。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黄向墨是深圳地产公司玉湖集团的创始人,于2011年移居澳大利亚。自那时起,自那时起,他本人、他的家人、他的公司以及玉湖集团员工向澳大利亚自由党和工党都捐过款。黄向墨曾与包括特恩布尔在内的多名政治人士合过影。

2016年,黄向墨(左)和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中)合影 图自《悉尼先驱晨报》

黄向墨(右)和澳大利亚前总理阿伯特合影 图自《悉尼先驱晨报》

黄向墨和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合影 图自《悉尼先驱晨报》

澳媒炒作“政治献金丑闻”

由于上述经历,黄向墨成为澳媒所谓“政治献金丑闻”的主角。

2016年7、8月间,在中国南海问题成为国际热点时,澳大利亚反对党工党参议员山姆·达斯特阿里(Sam Dastyari) 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公开表态,呼吁澳大利亚尊重中国的南海主张,这与他所在的工党立场相悖。

后来的媒体调查称,达斯特阿里接受了黄向墨的玉湖集团捐赠的5000澳元(约合24063人民币)捐款,用于支付差旅和法务费用。饱受舆论抨击的达斯特阿里被迫辞去前排议员职务。

资料图:达斯特阿里

当时的“政治献金丑闻”还不止于此。

2016年9月,悉尼科技大学因学术机构“澳中关系研究院”发表接近中国官方媒体的观点,而解散了该研究院的理事会,并要求研究院进行检讨及改组。

黄向墨正是时任“澳中关系研究院” 的主席,该研究院由玉湖集团于2014年出资180万澳元(约合866万人民币)成立。

所谓的“政治献金丑闻”曝出后,黄向墨将辞去澳中关系研究院主席职务,玉湖集团同时撤出理事会。黄向墨当时声明称,“辞职的主要原因是媒体对政治捐赠和所谓中国影响的报道,对于我担任澳中关系研究院的主席职务作出太多非常不公正的影响……我不希望成为对该研究所卓越工作的干扰来源。”

到了2017年底,澳媒又开始就“中国渗透论”煽风点火。

《悉尼先驱晨报》2017年11月29日曝料称,达斯特阿里被指曾警告在黄向墨“注意自己的手机”,因为澳美安全部门有可能会对他进行窃听。

据彭博社当时报道,达斯特阿里辞去了在工党的重要职务。即便他在29日当天就否认了“泄密”一事,也难挡外界的狂风骤雨。

法律当时并不禁止外国人捐款

参考消息网2017年12月1日报道指出,部分澳媒“逢中必反”,几轮反华炒作均拿政党接受政治献金问题大做文章。

而实际上,澳大利亚法律在当时并不禁止外国人或公司向澳大利亚政党捐款,亦有健全的制度对此加以规定,还有专门机构,对每一笔捐款进行记录和监督。

原本是常规的做法,一但轮到当事人是中国背景时,却会被媒体揪出来置于放大镜前仔细端详。

从集中炒作来看,澳媒完全拿不出结结实实的证据,只能在报道中或明示或暗示中国政府、中国企业、澳籍华人或旅澳中国人在澳大利亚“搞事情”,“罪名”包括响澳大利亚国内政治、影响澳大利亚大学的独立性等。

没有“实锤”证据的结果是,两名被媒体点名冤枉的澳籍华人和旅澳中国人已分别对几家媒体提起了诽谤诉讼。其中被起诉的《先驱太阳报》不得不公开登报澄清,为其曾经诽谤过的黄向墨正名。

2017年11月4日,《先驱太阳报》第三版的一个角落里关于黄向墨的“更正声明”

在2017年6月6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昨天澳大利亚媒体报道中国试图影响澳政治后,澳大利亚方面要求对间谍法以及境外政府干预问题进行调查。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当时回应表示:有关报道完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充斥着猜测臆想,根本就不值一驳。希望有关媒体能够客观看待中国的发展和中澳关系发展,多为两国人员之间加强友好交往,增进互信合作做一些有益的事情,不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种特别无谓的、没有任何意义的、而且我认为是恶意炒作的报道上来。

图自外交部网站


相关报道:中国富商遭澳大利亚“制裁” 曾被视为中共间谍

澳大利亚政府首次在反干预行动中,拒绝中国富商黄向墨的入籍申请,并取消他的永久居留权。

澳大利亚媒体《悉尼先驱晨报》当地时间2月5日报道,澳大利亚执政联盟在2018年展开反干预行动。黄向墨是一名政治捐助者,也被怀疑是服务于中国当局,并试图影响澳大利亚的外国代理人。

不过,黄向墨在过去五年向执政联盟和在野的工党捐助近270万澳元(1澳元约合0.7131美元),在黄向墨入籍申请被拒后,归还这笔捐款成了一个问题。

报道引述澳大利亚资深政府消息人士透露,澳大利亚内政部基于多个原因拒绝黄向墨入籍,包括人格因素。报道称,他们也对黄向墨在接受澳大利亚当局的盘问以及跟当局进行谈话时所提供的答复表示关注。

黄向墨自2011年起就与妻儿在悉尼定居,上述消息公布时,黄向墨不在澳大利亚,现正争取回到悉尼与家人团聚的机会。

公开资料显示,黄向墨是中国深圳玉湖集团的老板,出生于1969年,老家在广东省揭阳市玉湖镇,于2003年左右创建了房地产公司。

2011年,黄向墨来到了澳大利亚,并申请了移民。他曾经对澳大利亚媒体表示,他移民是为了拓展业务,也是因为澳大利亚的空气和生活环境好。

另外,他还给澳大利亚的两所高校送出了巨额捐款,在这些高校了设立了研究澳中关系以及两国文化的学院。

此前,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在播出的一档大型调查节目中,黄向墨成为了“间谍门”的主角之一,该节目指责其用钱收买澳大利亚政客干涉澳大利亚内政。可这档调查节目拿出的许多证据却非常的薄弱。

澳大利亚智库学者夏美林(Merriden Varrall)指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这档节目证据链上存在巨大漏洞。他们只有黄给澳大利亚政坛的材料、以及黄与中国官员有互动信息的材料,但因此就得出“他捐钱是为中共服务”的结论,显然是过于“跳跃”的。


 相关报道: 敲响警钟:中国富商或被澳驱逐出境 有家难回

曾任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的华裔富豪黄向墨。图片取自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网站。拍摄年代不详。 图片取自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网站

根据澳大利亚媒体6日报道的消息,旅居澳大利亚的著名华商黄向墨被澳大利亚内政部取消了其在澳洲的永久居留权,其入籍申请也被拒绝。澳大利亚内政部这一决定导致目前在国外旅行的黄向墨无法返回悉尼。这项决定可以说是近期澳大利亚政府防范中国政府对本国政治生活渗透的一项新举措。《悉尼先驱晨报》6日披露此消息时指出,这是澳洲政府在2018年启动反对北京政治干预行动以来首次采取强制行动。

黄向墨何以遭遇澳大利亚政府如此决绝的措施呢?

黄向墨事件开始于2017年6月。当时,澳大利亚媒体引述情报部门报告,称两位知名华裔富商有可能在澳洲扮演了中国代理人的角色。这两名华商分别是,当时担任深圳玉湖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的黄向墨,以及广州侨鑫集团董事长周泽荣。周泽荣已经获得澳大利亚公民身份。情报部门的报告认为,中国是对澳洲政治和外交事务渗透最多的国家,并警告政府官员不要接受黄向墨和周泽荣两人的政治献金。

澳洲媒体披露的消息显示,以侨领身份活跃在澳大利亚社交场合的黄向墨与澳大利亚多名政界人士有交往,他涉嫌向澳洲两大主要政党捐款,试图借此收买政客,影响澳大利亚政治走向。

这些消息在澳大利亚政坛引发轩然大波。黄向墨本人的入籍申请因此遭到澳洲安全部门否决。澳大利亚工党参议员邓森也在这场风波中辞职。他被指责从中国出生的政治捐款人那里获得资金,为中国谋取外交利益。根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邓森曾多次与澳大利亚移民局联系,了解黄向墨的入籍申请的进展。该报此前的报道称,邓森还曾向黄向墨通风报信,告诉他,他受到情报部门监听。

澳大利亚政府随后在2018年通过两项反外国干预法。虽然两项法案并没有明确点名中国,但鉴于当时的背景,仍然引发中澳两国关系紧张。中国外交部当时曾呼吁各国摒弃冷战思维,而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当时则撰文,不点名地批评澳大利亚媒体和政客“患有对华焦虑症”。

澳洲内政部周三拒绝向《悉尼先驱晨报》评论关于黄向墨事件的决定,也没有回应法新社的质询。但《悉尼先驱晨报》表示,他们已经从政府途径消息,证实内政部确实做出了取消黄向墨永久居留权并拒绝其入籍申请的决定。

根据《悉尼先驱晨报》了解到的消息,澳大利亚内政部之所以这样决定,是基于多种理由,其中包括当事人本人的道德品行,以及当事人在申请入籍过程中提供的消息的真实性。该报消息同时指出,移民部门用了两年多的时间,调查黄向墨的商人背景、他与中共的关系以及他对安全部门问话的回答。该报指出,最近几年,黄向墨曾动员多名澳大利亚高官为他的入籍申请说项。

该报还引述未具体说明的官方消息称,内政部的决定做出后,正在国外旅行的黄向墨正想尽办法,试图重返悉尼。

地产开发商黄向墨自2011年移居澳洲,与妻子和孩子在那里生活。但澳大利亚内政部的最新决定有可能导致他永远无法重返其在澳洲的豪宅。相信他会聘请律师,努力争取返回。他也许会向行政上诉法院,就内政部的决定提出上诉,或者提请内政部重新审视其决定。但有官员向《悉尼先驱晨报》记者表示,走法律途径恐怕需要非常长的时间。一名未具姓名的政府官员还向《悉尼先驱晨报》表示,即使黄向墨成功重返澳大利亚,他也可能会被驱逐出境。

澳大利亚内政部目前未公开就此事发表评论。但据法新社报道,澳洲外长佩恩周三接受英国BBC广播公司采访时淡化此事对中澳双边关系可能的影响。他表示,不认为此事会成为中澳双边会谈的话题。

澳大利亚内政部的决定有可能就此关上了黄向墨返回悉尼的大门。但是澳大利亚朝野政党是否应当退还他此前的政治献金呢?有望成为下任总理的工党领袖比尔•肖顿周三面对媒体闪烁其词,只表示,工党在两年前就不再接受黄向墨的捐款。他还说:工党在相关法律出台前就已经不再接受此人和另外一人的捐款。

截至本台本次播音截稿时止,尚未看到中国政府对此事件有任何评论。


 相关报道:靠银弹攻势打通澳洲政界 他成了华人“侨领”

黄向墨2016年与时任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出席春节活动。

过去五年据称曾向澳洲左右翼两大政党工党和自由党政治捐献累计270万澳元(约1,512万港元)的黄向墨,早年从事建筑行业,2001年创立深圳玉湖投资集团,2010年移居悉尼后大举进军当地房地产市场。去年1月,玉湖集团以11.3亿澳元(63.3亿港元)收购了大连万达集团位于悉尼和黄金海岸的两个住宅和酒店综合项目,而黄向墨则在12月卸下集团董事长职务,由儿子接任。

49岁的黄向墨,据悉拥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玉湖集团官网巨细无遗列出黄多年来以侨领身份参与澳洲公共事务,包括在2014年5月捐资180万澳元(1,008万港元),成立悉尼科技大学「澳大利亚-中国关係研究院」,澳洲前外长卡尔(Robert Carr)出任院长。翌年12月,他又承诺捐赠350万澳元(1,959万港元)给在西悉尼大学的澳中艺术与文化研究所。

力倡中澳共建一带一路

多年来,黄向墨曾以「悉尼科技大学客座教授」的身份接受内地官媒访问,力推澳中携手发展「一带一路」,又指澳洲应巩固与华关係并处理好南海问题,避免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待宰「肥羊」。

《悉尼先驱晨报》曾报道,黄向墨与已落马的揭阳前市委书记陈弘平和广州前市委书记万庆良关係密切,在两人出事后出逃到澳洲,靠金钱铺路搭上当地政要,成为悉尼「华人侨领」。他在2012年以1,280万澳元(7,165万港元)在悉尼北郊购买豪宅「山中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