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外交部长卜卡(Bob Carr)的智库发布了多份报告,这些报告被炮轰为“亲华”——包括一份声称是“破除迷思”的报告,声称对中国政府影响力的误解,连累了有争议的电信巨头华为。

该文章于2017年初发表,而华为现已被禁止参与澳大利亚的5G网络建设。

澳中关系研究所(ACRI)的报告名为《破除关于在澳华企的迷思》,文章声称,“中国的私营企业实际上都直接或间接地受中共控制”的观点是一种迷思。

“这个迷思源于这样一个事实:许多在中国私营公司都有党支部,这似乎表明中共对这些公司的控制程度……但在公司中设立党支部当然并不意味着大多数员工都是中共党员。”报告说。

查尔斯特大学公共伦理学教授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说这份报告很“荒谬”。

他说:“这是一篇极其无知的文章,完全没有表现出一个学者对中国公司及其潜在的政治职能的知识。

“整篇分析都是一个没有任何专家意见和知识的误解。幸运的是,ASIO和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对共产党和私营公司的作用并非一无所知。”

汉密尔顿教授表示,卜卡的名气给该研究所的出版物带来了合法性。

汉密尔顿教授说:“卜卡不遗余力地赞扬中国和中国政府。该智库所作的任何事,卜卡所说的任何话,基本上都很受北京欢迎。卜卡在北京得到了皇室般的待遇,中国高层领导赞扬他的工作。”

澳中关系研究所自2015年4月以来发布了23份报告。该研究所是黄向墨斥资180万元成立的。

周四晚,卜卡表示他“为ACRI的工作感到自豪”。

“ACRI进行严谨的学术研究,包括委托研究所以外的高级学者撰写报告…… ACRI的研究基于数据、事实和证据。”他说。

卜卡还表示,他正在几个方面批评中国,包括新疆维吾尔族的待遇及中国正在建立的社会信用评分体系。

“我正在批评中国在南海的行为,我正在讨论文化大革命中的恐怖事件,并谴责在澳大利亚举办毛泽东纪念音乐会的计划。我正在纪念已故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和持不同政见者刘晓波。我也支持反外国干涉立法和海外政治捐款禁令。”

他说,汉密尔顿对他的批评“实际上是错误的”。

“大多数澳人都同意我的看法——去年洛伊研究所的民意调查显示,82%的澳人认为中国‘更像是一个经济伙伴’而不是军事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