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披露了被剥夺澳洲永久居留权之后被认为滞留在香港的两党中国金主黄向墨是如何讨好政坛人士,并向两大党派捐款数百万澳元的。

邓森承认,他与黄向墨的第一次会面本应该引起他的“警惕”。

“那是在悉尼唐人街Dixon St的一家私人餐馆。它没有名字,没有招牌,只有一个房间,这是一家私人会所,你得是会员才能进去。而当时整家店只有三个人——我,他的翻译还有他本人。当时我大概28岁。”   

“他包下了整家餐厅只为和我吃顿晚饭。而当年的我很虚荣,也很傲慢,我以为自己与众不同。”他告诉《每日电讯报》。

“他很有个人魅力,以及一种领袖风采,他带着大量财富来到澳洲,在慈善、社区和政治方面都砸下很多钱。”他说。

邓森在2017年因为与黄向墨过从甚密,包括让黄向墨为自己支付律师费,在中文媒体的新闻发布会上违背工党立场,公开表达对北京南海立场的支持而成为媒体头条。

“两党在捐款上进行着军备竞赛,当有黄向墨这样愿意捐出数百万元的人出现,他们肯定会倾听他的意见。”这位前新州工党总书记说。

近日,澳大利亚政府确认,这名与中国共产党关系密切的商人已经被剥夺了澳洲永居权,其加入澳籍的申请也被拒绝。黄向墨自2011年以来一直与妻子和孩子一起住在悉尼,现在被认为滞留在香港。

2013年至2016年期间,他向主要政党和个别国会议员的活动做了大量捐款,包括在2014财年向联盟党捐款40.5万元。据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称,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向工党提供了20万元。他还资助了由前工党外交部长卜卡(Bob Carr)领导的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学院。

邓森表示,这名拥有亿万身家的房地产开发商就像是悉尼唐人街的“名人”,在华人社区中的影响力比“洛伊(Frank Lowy),小派克(James Packer)或崔古柏夫(Harry Triguboff)加起来”还要强大。这三个人都是澳大利亚著名的商界大鳄。

邓森还表示,禁止外国捐款的命令并没有解决问题,因为“漏洞大到连卡车都能通过”,他承认,消除外国影响力的唯一方法是对捐款施加限制。

现在两党都在审查他们是否应该归还黄先生的捐款。

卜卡否认黄向墨风波影响研究所

前新州州长卜卡主持的澳中关系研究所是以黄向墨捐赠的180万元为初始资金成立的,他否认该研究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卜卡自该研究所2014年成立以来一直所长,近年来一直是“中国鹰派”的尖锐批评者,他声称这些人对中国崛起和中国共产党的崛起表达了不必要的恐惧。

卜卡在去年10月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也经常批评中国政府的做法,并补充说他将于2019年从该研究所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