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这样做,我可能付不起房租和大学学费。
我目前在莫纳什大学留学,专业是教育学,全日制。我每年的收入6万澳元,每月要支付1800澳元的房租,但由于是我一名留学生,我每学期的学费大约在8500澳元至1万澳元之间。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在利用有争议的“sugar dating”网站与年长的男性建立联系,这些男性为我提供了昂贵的膳食衣服、津贴,甚至还有假期。
最离谱的一次是在巴厘岛度过一个四天的假期,我那次的收入是8000澳元(所有的开支已包含在内)。
是的,我确实有过性行为。这就是大家想知道的。

这占用了了我部分时间。就像约会一样。
就我个人而言,如果我和某人约会,我不会直接发生性行为。性行为时在一段时间里形成一些情感联系后才会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也是一样的。
根据Seeking Arrangement的数据,目前澳大利亚有15万名“糖宝”学生,我们每月的平均“零花钱”为3000澳元。
我已经在澳大利亚生活了10年,对我来说,一开始做糖宝只是个玩笑话。
几年前,我和我的伙伴们在杂志上读到关于这些糖宝的文章,我们在想,“天哪,这太搞笑了”,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后不由得惊呼:“天哪,这真的存在。”

当时,我建立了一个个人账户,但却后悔了,直到几年前才又回头继续做。你可以说这有点像Tinder,你为自己建立一个资料。
几周后,我就见到了自己的第一个“约会”对象。
从那以后,我就有过“五六个”“糖爹”,最长的恋情持续了大约八个月。他们大多数都是老年人,但也有一些很富有得年轻人,虽然他们年轻,但赚了很多钱。
对我来说,这资助了我的大学学费、旅行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
我的主要要求也通常是给我一笔津贴,帮助我支付大学学费。
我最近做过一个计算,在过去的几年里,我设法得到了大约5万澳元,如果没有这笔钱,我将无法支付我的学费和租金。

网站上通常有两种类型的人。
那些网站上的人基本上把这当做陪游服务,“我付钱给你,你照我说的做”;还有一种是找传统意义上的“糖宝”,“我只是想和某个人有暧昧的关系,也宠坏了她们。”
那些跟你说话,把你当成妓女对待的人,很快就会被网站剔除了。
关键是要按照你的意愿去选人,这样你就不必做你不想做的事情。这是很直接的,你可能会和他们见一次面,然后从那里得到些零花钱或其他的。
我理解为什么有些人称之为卖淫。我完全明白人们为什么会这么说。
你可以这样看这种行为,但我想你也可以把我们看作是一个提供服务的人——让你有女朋友在身边,有宠爱的对象,因为宠着我们会让你感到快乐。

本文译自Samantha,作者来自新西兰,是一名26岁在墨尔本留学的女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