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洲新报》消息,被澳洲政府吊销永久居留签证(PR)的富商黄向墨,已经就这项决定提出上诉。

黄向墨是在上月初向澳洲行政上诉审裁处提交上诉,他是在香港委托律师提出上诉的。

据极可靠的消息人士向本报表示,黄向墨提出上诉的理据,是反对澳洲政府以品格理由取消他的永居签证。澳洲情报局在相关文件中指责黄向墨担任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主席,以及先前任澳洲中国和统会会长。消息人士指出,黄向墨反对移民部以此作为品格理由取消他的永居签证。

01.jpg,0

黃向墨在香港的近照

消息人士透露,其实澳洲永久居留身份对黄向墨并不重要,他之所以提出上诉,是原则问题,因为移民部吊销他的永居签证所根据的理由完全不充份,而澳洲情报局的指责也完全不合理。

澳洲政府在拒绝黄向墨的入籍申请后再进一步吊销他的永居签证,消息人士说,黄向墨提出的上诉,是针对这两项决定,两项决定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个案,故审裁处会一并处理他的上诉。

消息人士指出,和统会是非政府组织NGO,不隶属任何外国政府,也不接受外国政府资助,故澳洲情报局因为黄向墨曾担任澳洲和统会会长,以及现时担任大洋洲和统联盟主席,而将黄向墨的品格列为有问题,这是极不合理的,况且澳洲情报局的文件也确认黄向墨在澳洲未曾犯法。

消息人士说,澳洲政府不应因为黄向墨推动中国和平统一而处罚他,中国和平统一符合澳洲国家利益,也符合澳洲外交政策澳洲政府这样做,是违背多元文化和言论自由的精神。


相关报道:被澳拒入籍 黄向墨改回原名定居香港 妻5亿购豪宅

在澳洲巨额政治捐献的中国富商黄向墨,被澳洲当局引用《反外国干政法》拒绝入籍和取消居留权。黄8日发声明,批评指控莫须有,又称现时在港定居「安心快乐」。

《香港01》发现,持有香港身份证、在港开设多间公司的黄向墨,在去年起已改回原名「黄畅然(HUANG Changran)」,曾报住其购入的尖沙嘴服务式住宅凯誉。

而黄向墨妻子黄洁芳(洁为洁简体字),上月以5.2亿元,购入浅水湾道90号的一幢独立屋。

红商黄向墨被澳洲拒入籍改回原名定居香港 妻5亿购豪宅

黄向墨被澳洲取消居留权和拒绝入籍,他曾担任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图片)

持有香港身份证改回原名

黄向墨持有香港身份证,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现时担任两间公司董事,分别「玉湖发展有限公司(Yu Hu Development Company Limited)」及「华源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Oriental Green International Trading Limited )」。根据两间公司的注册文件,黄向墨分别在2017年11月和2018年4月,改回原名「黄畅然」,英文名亦由「HUANG Xiangmo」改回「HUANG Changran」。

上述两间公司的均为黄向墨全资拥有,除了黄向墨之外,还有另外一名持有香港身份证的董事「HUANG Zhenghong」。另外两间本港注册公司,「华源保投资有限公司(China Resources Recycle Investment Limited)」和「盘田投资有限公司(Pan Tian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黄向墨原本均持有八成股权和担任董事,但同时在2017年7月14日解散。这些公司均以秘书公司地址登记,相信并无实际在本港营运。

黄向墨的其中一个登记住址,是以尖沙嘴服务式住宅凯誉的一个高层单位,该单位为黄以黄畅然之名,于2017年9月以8,480万元购入。

妻购浅水湾道90号新盘独立屋​

另外,黄向墨的妻子黄洁芳(HUANG Jiefang),今年1月以5.2亿元,购入浅水湾道90号的12号独立屋。

红商黄向墨被澳洲拒入籍改回原名定居香港 妻5亿购豪宅

黄向墨的妻子黄洁芳在2019年1月以5.2亿元,购入浅水湾道90号一个豪宅单位。(浅水湾道90号官网图片)

根据土地注册处文件,黄洁芳持有香港身份证,报住澳洲悉尼北郊莫斯曼(Mosman)的一个临海别墅「山中之王」(King of the Mountain)。澳洲传媒早年报道,上述临海别墅,是黄向墨于2012年以1,280万澳元(约7,000万港元)购入。

浅水湾道90号,是长实旗下的南区洋房新盘,去年起以招标形式发售。
2017年6月,澳洲反对党领袖、工党的Bill Shorten,在国会辩论中,展示黄向墨与时任澳洲外长毕晓普(Julie Bishop)的合照。(澳联社/ 美联社)

曾涉阻澳洲政界见郑宇硕

黄向墨原名黄畅然,是广东揭东县玉湖镇人,早年在深圳创立玉湖集团,主力投资地产。玉湖集团官网就曾显示,他在不同时期用分别用上述两个名字。他在2010年移民澳洲,是当地著名侨领,2014至2017年担任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也是澳中关系研究院创院主席、悉尼科技大学客座教授,常出席中国使馆的活动。

今年2月5日大年初一,澳洲多间传媒报道,当局首次引用《反外国干政法》,取消中国富商黄向墨的居留权,并否决其入籍申请。黄向墨曾向澳洲主要政党捐款270万澳元(约1,500万港元)。

黄向墨和前工党国会议员邓森(Sam Dastyari)关系密切,澳洲传媒前年揭露,邓森曾向工党副党魁、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Tanya Plibersek施压,要求她2015年1月前往香港期间,不要和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见面。邓森最终因此辞职。

红商黄向墨被澳洲拒入籍改回原名定居香港 妻5亿购豪宅

2017年6月,澳洲反对党领袖、工党的Bill Shorten,在国会辩论中,展示黄向墨与时任澳洲外长毕晓普(Julie Bishop)的合照。(澳联社/ 美联社)

红商黄向墨被澳洲拒入籍改回原名定居香港 妻5亿购豪宅

2018年5月20日澳洲举行「各界纪念华人来澳200周年大会」,黄向墨是大会组委会主席。(中新社/ 视觉中国)

安心快乐回港定居

黄向墨周五(8日)发表声明,否认指控,指澳洲的做法「不是我所相信的澳洲,自由、民主、有法治和公平的澳洲,但我仍相信法律与公义。」他又指,若然这些政党认为他的捐款不恰当,应该向他退还款项。

他在声明中指,已去年下半年开始,将投资聚焦在香港、泰国、美国和英国等地,早已不再担任澳洲玉湖集团的任何职务和持有任何股份,「下半年已经顺利按既定规划完成澳洲玉湖集团的代际传承,回到香港定居,安心快乐」。据报黄向墨已把玉湖集团交给了他的儿子。


黄向墨 官方代理人 还是爱国“自干五”?

大中华地区本周都在过年,原本没什么劲爆新闻,澳大利亚媒体却突然引述匿名消息报道,中国富商黄向墨已被澳方列为不受欢迎的人物,除了不准入境,取消居留权,入籍申请还据称因为“品格”问题而被否决。这位曾经的澳洲侨领、政坛金主,于是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早在两年前,黄向墨就因为被指在澳通过政治献金收买政客、助推中国政治与外交议程,而被当地媒体围剿过一轮。澳洲国会去年通过的反外国干预和间谍法,其中一条要求游说人士必须自报是否在为他国政府服务,媒体报道时几乎都会提到他。

49岁的黄向墨原籍广东揭阳,2003年创建了房地产企业深圳玉湖集团,2011年,为了拓展业务,也因为“空气和生活环境好”,举家移民到澳洲。其后五年间,他向澳洲朝野两大党捐赠了270万澳元(259万新元),与该国许多政治人物建立起密切的关系,包括后来因为和他的联系一一曝光而不得不辞职的工党议员邓森。

邓森不仅收过黄向墨的捐款,还为他查询入籍申请进展,提醒他可能被情报部门监听,更在一个面向中文媒体的发布会上,一反自己党和澳洲官方的立场,发言支持北京的南中国海主张。

黄向墨在2014至2017年出任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期间,曾以澳洲华商代表的身份会见来自中国的官员,也曾率团前往北京参加中共统战部召开的会议,并因为该会在悉尼的工作表现受到中国官方赞扬。澳媒因此纷纷指该会就是统战部在澳的分部,执行中国国家政策方向。

有学者指出,媒体的推理其实存在漏洞,黄向墨确实捐了钱给政客,也确实与中国官员有互动往来,却没有铁证能够直接证明他与中国官方的联系。由于中国复杂隐晦的政商环境,中国商人的钱,也往往难以追溯到真正的来源。

黄向墨昨天发表声明时就不断叫屈,自称受到不公平待遇,被吊销签证的理由“莫须有”、充满偏见、毫无依据。他也说自己没有触犯澳洲任何法律法规,华人政治捐款是依法参政,与澳洲其他族裔完全相同。至于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则符合澳洲1972年以来的外交政策及国际承诺,也符合澳洲多元文化及言论自由。

黄向墨究竟是暗度陈仓的中国官方代理人,还是完全自发的爱国“自干五”(自带干粮、不领中国官方津贴的五毛党),外界无从知道。他的声明看来说得头头是道,驳斥他的人却也不少。

在贸易问题上,欧美不时指责中国封闭自己的市场,却利用别人市场的开放大占便宜。在施展政治和文化影响力方面,这种一方严厉管制、另一方却门户大开的不对称,其实也很明显。恰好,美国媒体本周也报道,中国官媒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美国分部已应美国官方要求向美国司法部注册为外国代理人。CGTN也好,黄向墨也好,都显示一些国家对中国发挥政治影响力的形式越来越警惕,开始出手制裁、抵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