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湖集团发言人称黄向墨去年底离开悉尼前便已将公司所有权移交予其子;5年捐了约270万澳元,这些大额捐赠会否如数归还?更有学者分析,结合杨恒均被中国拘捕事件,猪年澳中关系并不乐观。

2月6日中国富商黄向墨被澳大利亚政府取消PR的消息传开,但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道,黄向墨在去年12月已被告知这一消息,这位房产开发商和“热心”的政治捐献者目前大部分时间居住在香港。

沉寂数日后,据信目前人在香港的黄向墨发表声明,要求两党退还政治捐款。

他说对自己遭受不公待遇感到遗憾。

 黄向墨是在上月初向澳洲行政上诉审裁处提交上诉,他是在香港委托律师提出上诉的。

“吊销签证的理由依据 “莫须有”的某种猜测,充满偏见、毫无依据。这完全不符合我心目中的自由、民主、法治、公平的澳大利亚,但我依然相信法律、相信正义”,黄向墨在声明中说。

Bill Shorten holds a photograph of Julie Bishop and Huang Xiangmo/

Bill Shorten says coalition leaders have also socialised with Chinese tycoon Huang Xiangmo. (AAP)

澳洲情报组织ASIO对于黄向墨与中国共产党有关联的指责之一是其曾担任担任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主席、及此前担任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简称和统会)会长,黄向墨反驳称和统会是非政府组织,此外组织“一个中国”理念与澳洲外交政策相符。

“承认一个中国、希望台海和平,这是澳大利亚自1972 年以来的外交政策,从未有任何一届澳大利亚政府(无论工党或自由党)对此有任何异议。大洋洲统促联盟与本人的相关言行,完全符合澳大利亚外交政策及澳大利亚法律。我也相信,中国分裂、台海战乱,将不可能有利于澳大利亚的利益,更不应该成为澳大利亚的政策。”

就政治捐款问题,黄向墨表示其捐款合法,且“都是应相关政党和政治人物的恳求而捐赠的”。

他要求澳洲政治人物在认为不妥的情况下退还捐款.

相关政党及政治人物若真认为他们主动索要的捐款是不合适的,我再次呼吁他们可以、也应当退还给我,不必支付任何利息。收到退款后我将把这些捐款改捐慈善机构”,黄向墨说。

最后黄向墨透露其在澳洲玉湖集团不持有任何股份,不担任股东、董事或其它任何职务。

关于黄向墨被取消PR事件,拉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国际关系教授尼克•比斯利(Nick Bisley)认为这表明澳洲政府已经决定“加大反外国干涉的赌注”。

加上中国对澳籍作家杨恒均的拘捕,比斯利解读,这令在去年年底升温的澳中关系又重新进入了困境,“猪年的到来并没有给北京与堪培拉的关系带来良好开端。”

内政部目前没有就此事件进行立即回应。

大笔政治捐赠会否如数归还?

关于黄向墨被取消PR的原因,《悉尼先锋晨报》周三的报道中称是“品格原因”,并对他在质询中所提供信息的可靠性表示担忧。

事实上,作为一名富有的商人,黄向墨在五年内共计向澳大利亚朝野两党捐赠了270万澳元,并反驳了试图用钱来影响澳洲政治的说法,称只是花钱买安全感,“中国人对政治漠不关心”。

如今黄向墨不再是澳大利亚永久居民,这些钱是否会如数归还,两党领袖分别给出了回应。

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的报道中,总理莫里森表示,“我们会有相关法律来处理这些事(外国捐赠)。”

工党领袖肖顿则说,工党几年前就已经不再接受黄向墨的钱了,“事实上,在法律界定我们的立场之前,工党已经不再接受这位先生(黄向墨)和另一位人士的捐赠。我们已经好些年没和这个人打交道了。”

Senator Sam Dastyari and Mr Huang Xiangmo (first on the left) were at a media conference on the 17th June, 2016.

Senator Sam Dastyari and Mr Huang Xiangmo (first from the left) were at a media conference on the 17th June, 2016.

而在黄向墨澳洲身份的事情上,《悉尼先驱晨报》报道中提及前联邦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曾多次亲自联系移民部过问。关于黄向墨、邓森和“中国影响力”的消息也时常见诸报端。

费尔法克斯媒体在2017年11月报道,邓森造访了黄向墨位于Mosman的豪宅,警告黄他的电话可能被窃听。更早时有报道称,2015年,在讨论工党在澳中两国贸易协议上的立场时,黄向墨出资55000元和工党领袖比尔·肖顿共进了午餐。

猪年澳中关系新开局

关于黄向墨被取消PR事件,拉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国际关系教授尼克•比斯利(Nick Bisley)认为这表明澳洲政府已经决定“加大反外国干涉的赌注”。

加上中国对澳籍作家杨恒均的拘捕,比斯利解读,这令在去年年底升温的澳中关系又重新进入了困境,“猪年的到来并没有给北京与堪培拉的关系带来良好开端。”

而澳大利亚外长佩恩淡化取消黄向墨PR会破坏澳中关系的可能性。

佩恩告诉ABC,“我不认为这件事会成为双边讨论的主题,这些都是不时在发生的事。”

内政部拒绝了法新社就此事发表评论的请求。

《香港01》发现,持有香港身份证、在港开设多间公司的黄向墨,在去年起已改回原名「黄畅然(HUANG Changran)」,曾报住其购入的尖沙嘴服务式住宅凯誉。

而黄向墨妻子黄洁芳(洁为洁简体字),上月以5.2亿元,购入浅水湾道90号的一幢独立屋。

持有香港身份证改回原名

黄向墨持有香港身份证,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现时担任两间公司董事,分别「玉湖发展有限公司(Yu Hu Development Company Limited)」及「华源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Oriental Green International Trading Limited )」。根据两间公司的注册文件,黄向墨分别在2017年11月和2018年4月,改回原名「黄畅然」,英文名亦由「HUANG Xiangmo」改回「HUANG Changran」。

上述两间公司的均为黄向墨全资拥有,除了黄向墨之外,还有另外一名持有香港身份证的董事「HUANG Zhenghong」。另外两间本港注册公司,「华源保投资有限公司(China Resources Recycle Investment Limited)」和「盘田投资有限公司(Pan Tian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黄向墨原本均持有八成股权和担任董事,但同时在2017年7月14日解散。这些公司均以秘书公司地址登记,相信并无实际在本港营运。

黄向墨的其中一个登记住址,是以尖沙嘴服务式住宅凯誉的一个高层单位,该单位为黄以黄畅然之名,于2017年9月以8,480万元购入。

他在声明中指,已去年下半年开始,将投资聚焦在香港、泰国、美国和英国等地,早已不再担任澳洲玉湖集团的任何职务和持有任何股份,「下半年已经顺利按既定规划完成澳洲玉湖集团的代际传承,回到香港定居,安心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