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经济一直在缓慢改善,但新研究发现许多上班族都对前途感到沮丧,对就业市场缺乏信心。

墨尔本大学经济学家博兰德(Jeff Borland)表示,过去两年澳大利亚的劳动力市场比十年来更加强劲,但经济增长缓慢,工资增长仍低于长期平均水平。

他说,虽然过去几年的经济增长是积极的,但它们“是在比较疲弱的背景下表现出的积极”。总的来说,“过去十年来,劳动力市场以及工作者待遇的改善都增长缓慢”。  

博兰德教授警告说,任何进一步的经济破坏都可能使事情失控。他说:“贸易战和房地产市场的衰退很容易扭转过去几年出现的改善局面。”

尽管经济前景有所改善,但一项新的调查——第一份LinkedIn机会指数——显示澳大利亚员工对未来的就业情况比亚太地区的同行更为悲观。调查显示,似乎只有千禧一代对前景比较乐观。

研究发现,印度尼西亚和印度的工人对本国经济的增长前景更有信心。澳大利亚、香港和日本都在机会指数上落后,上班族对就业机会更为谨慎。

发达国家的悲观情绪

总体而言,发展中国家对未来的看法比发达经济体更为乐观。该研究基于亚太地区11,000名18至60岁的受访者。

报告称,“LinkedIn机会指数表明,与印度尼西亚,印度和菲律宾等发展中国家相比,生活在日本,香港,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等发达经济体的受访者信心相对较低。”

“生活在发达经济体的受访者可能认为他们的市场已达到饱和点,或者在实际经济增长方面已达到稳定水平。”

LinkedIn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区域经理廷达尔(Matt Tindale)表示,他很惊讶澳大利亚的机会指数和对经济的信心与其他亚太国家相比如此之低。

该报告称,亚太地区占全球经济增长的60%以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19年全球经济将增长5.4%。

根据该指数,五分之二的澳大利亚人预计经济形势将在未来12个月内恶化。大约29%的人认为妨碍他们机遇的最大障碍是财务状况,其次是就业困难(25%)和缺乏信心(24%)。

研究还发现,像23岁的尼克(Nick Papadoniou)这样的千禧一代对他们的就业前景感到“非常”自信。

超过四分之三的澳大利亚千禧一代确信他们的就业机会将在未来12个月内有所改善,相比之下婴儿潮一代为51%,X世代为61%。

乐观的千禧世代

尼克是一名房地产的买方代理人,他对房地产投资业务的未来感到乐观,因为市场正在转变为买方市场。

“凭藉我们目前拥有的资源,除了乐观之外,我很难有别的感受。目前找到工作的机遇比10-15年前要好。”尼克说。

普华永道首席经济学家索普(Jeremy Thorpe)表示,尽管房价下跌和零售销售下降,但澳大利亚经济仍存在潜在的弹性。过去一年全职就业人数大幅增长,但近年来就业不足的情况也有所增加。

他指出,人们对改变感到担忧。

“我认为人们看到变化即将到来……自动化是一件更大的事情,并且会产生一定程度的担忧或不确定性。但只要人们有工作,并且我们看到就业增长,那担忧就只是潜在的。”他说。

数位浪潮冲击

普华永道全国技能主管卡普兰(Sara Caplan)表示,大多数CEO都期望人工智能(AI)对劳动力的影响要大于引入互联网。但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计划在未来三年推出AI。她认为新工作将取代因数位浪潮冲击而流失的工作,但这将取决于雇主对未来的计划。

“特别是在澳大利亚,公司正在谈论数位浪潮冲击以及科技对业务的影响,但他们还没有采取行动,”她说,“不确定性和悲观主义部分是由于缺乏知识和……雇主在这方面发挥了作用。

“如果人们更多地了解未来的影响以及事情可能会如何变化,那么会有助于克服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