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亿万富翁黄向墨在接受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采访时,抨击了澳洲的“反华议程”,并表示,否决其澳洲公民身份申请是“毫无根据的”。

在他离开澳洲期间,内政部剥夺了他的永久居住权,使他无法返回澳洲。这位著名政治捐助者一周后发表了这篇长达3000多字的长访谈。

“‘意外’的是,这样一个宣称民主、法治的体系,会放任情报机构的某些人用‘莫须有’的罪名处罚一个毫无过错的永久居民。”黄向墨告诉《环球时报》。  

他说,澳洲媒体密谋反对他。

“不是‘澳方’对我的政治捐款有‘怀疑’,而是某些媒体蹊跷地开展协同抹黑。”他说。

黄向墨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引发了对外国干涉澳洲政治体制的担忧,并促使情报机构ASIO警告主要政党不要接受他的捐款。

他说:“ASIO将我致力于推动中国和平统一的言行,等同于危害澳洲国家安全,这个里头的逻辑,我也搞不懂。”

“毕竟,我的言行完全符合澳洲的外交政策和法律。”

上周五,黄向墨拒绝接受澳广(ABC)的采访请求。在《环球时报》的报导之后,澳广再次请他受访,但他还是拒绝了。

「巨婴澳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7年,黄向墨否认与中国共产党有关系。

当被要求回应黄向墨的说法时,内政部表示不对个案进行评论。

《环球时报》隶属《人民日报》的主持下,中国事务专家表示,它过去曾积极介入与澳洲的外交政策纠纷。

黄向墨表示,ASIO给出的拒绝他的理由,仅有两个相对明确:一个是他担任过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会长,以及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的主席;第二个是他有商业关系及亲属关系在中国。

他形容这些理由“都很荒谬”。

这名房地产开发商直接或通过公司向澳洲政党捐赠了至少270万澳元。。

上周,黄向墨要求各党归还他的捐款。

黄向墨表示,澳洲的历史决定了其有着“巨婴”的先天特性。

“这是客观事实,不必自卑。‘巨婴’的成长需要时间,澳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说。

他补充说,澳洲所谓的“反共”无非是他们用以排华的借口而已,他希望“避免这个国家走回白澳政策、走向极右的民粹主义”。

尽管如此,他还是将澳洲描述为一个美丽的国家,反华排华仅仅是极少数。但他表示,剥夺永久居住权决定对他造成了惨重的个人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