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黄向墨突然被澳洲取消永久居留权。此事震动华人社会,更带来一个问题:以后,华人还敢不敢在海外社会发声?!

华人在海外,原本是个‘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种族’。近几年,海外华人信心大涨,参与主流社会、甚至参政议政,渐渐起了热情。

向政治人物捐款,是华人参政的一个最简单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政治存在。2016年,时任总理麦克唐宝,为自由党搞了一次筹款晚宴,《The Age》以“华人抢了总理风头”为题,报道当天有13桌华人出现,其中,有5桌是我们“澳中企业家对话”组织的。华人参政热情如此。那一次的报道也是正面的。

那时,大家还很欣慰:一向沉默的华人,终于不再害怕与躲避政治,终于明白“政治是为自己发声”,挺直腰板,开始发声了。

但黄向墨事件,似乎是当头一棒。因为媒体报道时,反复提及他向澳洲两党,捐了200多万澳币的事情。给人的印象,似乎黄向墨是因为给澳洲政党捐款,才导致永居被取消的。

一向反对华人参与政治的同胞,也因此幸灾乐祸。

不得不说的是:这完全是误解!

要知道,在民选体制下,即便执政党,也要靠民众捐款,党务才能运转。几年前澳洲执政的自由党,党工开不出工资,总理不得不自掏腰包,捐了一大笔钱,才算渡过一时难关。那么,各个族裔,都在政治捐款;为什么他们可以?华人就不行?

导致问题的,其实是几个华人没有注意到的误区。

第一个误区是:要求华人政客,必须为华人说话。

听起来不错,却不合常理。因为人的观点,不可能因为族裔相同而相同。一个微信群,群友还常常截然对立呢,你怎么能要求一个政客,对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都去代表?那还不精神分裂了?

更要命的是:如果是按族裔发声,等于宣告与其他族裔的对立。其导致当地社会的反弹,不言自明。

这样的要求,其实是二战后就彻底过时、已被证明有害的民族主义。

你捐款也好,投票也罢,是基于价值观,而不是族裔。

第二个误区:捐款等同交易。

如果捐款给政治家,然后要求直接的回报,这样与贿赂还有什么区别呢?

捐款,不意味着私人交易,而是支持其党派的社会与经济观点。

比如,一位华商,支持某种候选人,不是要收买其“给自己办事”,而是认为其党派的经济与社会措施,符合自己的观点,有利自己的商业发展。

第三个误区:忘了自己是哪国人。

澳洲总理唐宝下台时,他的选区议员补选,澳媒报道说:有微信群号召华人选民,抵制一位议员候选人,因为他有些话似乎对华不友好。

这一“爱国”举动,就有点好心办坏事儿:认为澳洲政治家言论错误,当然可以声讨;但是,一群已是澳洲公民的人,不是因为澳洲的事务,而是因为别国的原因,去投票选择议员,还大张旗鼓,就有点那啥。

马说觉得,大致上只要避免这三个误区,华人参与政治捐款,不但没有危险,反而是光明正大的,反而是提升华人地位的好事。

事实上,华人参与政治捐款,影响执政地位,十分要紧。你我每一个人,对社会都有一套自己的观点;都希望自己的社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经营者更希望国家政策,对自己有利无害。这就需要你手里的一票,来参与这样的选择。

你只是永居的外国人,没有选票,仍然可以通过政治捐款,通过选择党派与候选人,来表达你对当地事务的看法甚至不满。这都是合法且受保护的民主权利。只要你的要求,是关于当地的事务。

本文转自公众号“ 马说西东”,不代表本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