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子女更好的前程,许多父母选择让他们出国留学,然而海归就镀了金吗?

结果往往出人意料之外,例如这位从澳洲留学回国的女生恐怕要将父母气吐血…

 

1.澳洲海龟毕业后回国行骗

近日,人民网报道了一篇震惊了澳洲留学圈的新闻:

十年前,西安女孩王某来澳洲留学,

(图片来源:网络)

学成回国后就加入了找工作的大军,简历投了无数,要么被刷下来,而那些给到回复的公司,王某都觉得工资开得太低!

(图片来源:网络)

就这样闲赋在家一段时间后,王某的母亲看不下去了,通过别人介绍,她让女儿去了一家酒店工作。

工作后的王某,每个月拿着三千左右的工资,左思右想依然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即使每年涨50%的工资,这花出去的一百多万留学的费用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收回本?

于是没过多久,王某当机立断,辞职不干了!

既然外面的工作都看不上眼,没有收入平时买买买的花销怎么办?

于是王某顺其自然的走上了“啃老”这条路——靠着父母的养老金过活。             

(图片来源:网络)

但是留过学的人不仅找不到好工作还在家啃老,这怎么也说不过去,于是王某就开始动脑筋怎么来钱快?

既然没有公司愿意支付符合自己能力的薪水,钱也不会从天上飘下来,那么钱可以从哪来?

借啊!

王某就先后向好友张文(化名),王丽(化名)、刘林(化名)进行借款。

(图片来源:网络)

但是人家凭什么借你钱呢?

王某就想了一招,将自己包装成一个有钱人,向你们借钱是带你们玩儿。

她吹嘘自己家中开公司,接了很多工程项目,谎称自己放贷可以获取高额利息,并承诺以支付每月利息3分、最高5分作为回报。

(图片来源:网络)

就这样,骗取了朋友的信任,王某先后从张文处多次借款共计约150万元人民币,从王丽处多次借款共计约104.9万元人民币

当她向刘林开口时,刘林为难到自己没那么多钱,谁知王某没有死心,反而让其研究网贷平台的信用贷款额度,从这些平台借款给她。

刘林答应了这个“有钱的”好朋友,并多次借款给她,共计约60.5万元人民币。

前是靠父母不多的养老金,后是自己微薄的工资,如今一下子拿到了这些钱,王某禁不住诱惑自己挥霍了起来,将承诺的这笔钱的用途全然抛之脑后。

(图片来源:网络)

就这样过了段时间,朋友们奇怪怎么说好的利息迟迟不给呢?

一再逼问下,王某承认了自己一直都在拆东墙补西墙,用后面借的钱还前面的本金和利息。

(图片来源:网络)

而至此,王某已经无法补上亏空的借款了,而王某的父母直到债主上门要钱才知道了女儿不仅不赚钱还欠了一大笔债。

但事到如今,还债要紧,老人就商量着卖房子来还女儿欠下的债!

近日,王某也因欺诈罪被长安区检察院逮捕。

(图片来源:网络)

本来出国留学,深造了,开了眼界,但一手好牌却打得稀巴烂,落得如此下场,让人唏嘘。

2.澳洲啃老族

像王某这样的国内叫“巨婴”“啃老族”,在国外同样存在,被称为“NEET”——“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 ”

不上学、不上班也不接受职业培训的社会三无人员。

去年,美国就发生了儿子啃老被父母告上法庭的事情:

(图片来源:CNN)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一位名叫Michael Rotondo的30岁男子,这天收到了来自父母的一封信:

“Michael:

在与你的母亲讨论之后,我们决定你必须立刻离开你的家。你有14天离开。你不许回来。我们会为执行这个决定在必要时做任何事。”

落款是Michael的父母,Mark和Christina Rotondo.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以为这只是父母开玩笑说说的,Michael不以为意,谁知见他无动于衷,他父母又紧接着发了第二封信。

信中说,他们会给他1100美元“这样你就可以找到一个住宿的地方”,为他提供了一些生活建议,鼓励他“就像你这样的工作经历很差的人,也有工作机会,”并叮嘱他“必须工作!”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看了信,拿了钱,Michael依然置若罔闻,只当做是更年期的父母刁难自己,

结果Michael万万没想到的是,父母最终居然采取了一个“极端手段”——将他告上法庭!

(图片来源:CNN)

但是,法庭上Michael要求法院驳回这一请求。

他声称,在过去的八年里,他“从未被期望为家庭开支做出贡献,或协助家务和维修房屋,并声称这只是他生活协议的一部分”。

在开庭前接受采访时,Michael不断地抱怨父母的做法“不公平”,并说自己也不想跟父母一起居住,想要离开家,因为父母不给他做饭,不给他支付话费,等等。

(图片来源:CNN)

法官认为父母先前的通知工作已经做到位了,并给Michael下了驱逐令。

随后,早就到了而立之年的Michael终于从父母家搬出。

那么在澳洲有啃老族吗?

据悉,八个年轻人中就有一个是NEET!

(图片来源:vdc.edu.au)

既然这是个全世界都存在的问题,澳洲啃老族也有一定比例,但是整体比较而言还是比较可观的——澳洲的NEET水平低于平均水平。

(图片来源:the new daily)

15-29岁人口中NEET占12%,而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为14.6%。并且低于新西兰(约20%)和美国(约15%),远低于意大利和希腊(约30%)。

(图片来源:the new daily)

新的研究发现,澳洲22-29岁的人中有22%仍与父母住在一起,

(图片来源:finder.com.au)

但最近finder.com.au网站对2085名澳大利亚人进行的调查发现,80%的受访者认为成年子女应该支付房租及杂费,而且平均年龄应该在19岁。

(图片来源:finder.com.au)

如今,澳洲大城市的房价飙升,迫使很多年轻人与父母居住更长的时间。

对于很多澳洲父母向子女收取房租的做法,社会学专家Bessie Hassan 表示“一旦他们开始赚取稳定的收入,向孩子们收取费用可以帮助他们为现实世界做好准备,并朝着独立的成年人迈出这一步。

(图片来源:网络)

“孩子不应该成为父母经济上的障碍”,她也鼓励那些因为社会经济问题不能很快自立的孩子们可以通过交房租等方式减轻障碍。

所以,在澳洲,即使很多孩子成年之后没有马上搬出去,但是“不可以白住”这是父母和子女之间达成的共识,在这里凡事依靠父母的“啃老”并不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图片来源:网络)

 

最后,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中国父母往往会为了孩子不受委屈不受苦,“计”地太多,而这样的结果就是培养出一个个“巨婴”,丧失了独立的能力,理所当然地接受父母的一切付出,甚至不断的索取!

虽说中西方文化不同,但在教育方面人家有太多值得我们借鉴,父母是孩子的港湾,但长大成人后,自己应当担起责任,不能凡事都依赖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