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中国经济增速降至近30年来的最低水平,来自中国的富豪赌客在James Packer旗下赌场巨头皇冠赌场的支出大幅下降。
皇冠赌场执行董事长John Alexander在2月20日说:“中国人和澳大利亚人一样,突然觉得自己比几年前穷了一点。”
在全球范围内,博彩运营商一直受到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的困扰,他们利润丰厚的国际赌客项目的命运越来越难以确定。在这些项目中,主要消费群体就是那些经常玩百家乐的中国赌客,这些项目每小时的营业额可达数十万至数百万澳元。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中国政府打击炫耀性消费,以及与美国之间不断升温的贸易紧张,加剧了大家对中国赴澳赌客数量将减少的担忧。赌场运营商日益依赖的VIP收入将下滑。

澳大利亚最大的赌场运营商皇冠赌场于2月20日告诉投资者,在截至12月31日的6个月中,该赌场“VIP项目”的营业额减少了12.2%,至199亿澳元,导致其整体利润也跟着下滑。
仅是墨尔本南岸的旗舰赌场一家VIP的营业额就下降了11.2%,至173亿澳元。
该赌场表示,该赌场的“正常的”税后利润(去除了高风险赢钱率的波动性)增长不到1%,至1.941亿澳元,低于预期。投资银行麦格理(Macquarie)预计该公司上半年利润为2.03亿澳元,摩根大通(JPMorgan)预计为2.21亿澳元。
麦格理资深博彩分析师David Fabris说:“总体而言,澳大利亚赌场VIP人数低于预期,未能达到预期效果。”
皇冠赌场的股价在20日的早盘交易中暴跌逾5%,至每股11.50澳元。

Fabris先生表示,他对皇冠赌场下半年的VIP计划仍持谨慎态度。他预计,由于中国宏观经济看起来充满挑战,而澳洲本地的经济增长似乎也较低,该公司的营收增长将再下降16%。
2016年至2017年,中国政府开始打击赌博活动,并以在中国内地从事非法营销活动的罪名判处19名皇家赌场(Crown staff)员工入狱。此后,澳大利亚所有赌场的外国富豪赌客数量大幅下降。近年来,外国杜克VIP项目的营业额有所回升,但仍不稳定,未能恢复到2016年前的水平。
皇冠赌场的首席财务官Ken Barton表示,澳门和新加坡等整个亚太地区的赌场都受到了VIP交易额放缓的影响。
皇冠赌场的最大股东是Packer先生,他在墨尔本和珀斯运营着赌场,目前正在悉尼的巴朗加鲁(Barangaroo)建设一家新的高端赌场酒店,计划于2021年完工。

这个建设中的价值数十亿澳元的悉尼皇冠赌场是一个只接待贵宾的赌场,但该公司在2月20日时表示,在2021年开业时,尽管VIP数量有所下降,且国际VIP市场波动较大,但该公司仍对成功的前景充满信心。该公司说:“在这个行业里,两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
Barton先生说:“我们着眼于长期市场,就算放在整个亚洲地区,在建的悉尼赌场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VIP市场。中国有很多财富,且还在持续增长,中国出国旅游的富人越来越多。”
Alexander先生补充称,Barangaroo项目不仅面向外国贵宾,也面向当地贵宾。他说:“我们相信,澳洲当地的VIP市场正在增长。”
在皇冠赌场公布上半年业绩之前,澳大利亚博彩业在2018年面临动荡局面,澳大利亚消费者支出下滑和中国经济放缓导致股价大幅下跌,博彩业缩水了数十亿澳元。自2018年年中以来,皇冠赌场股价已下跌近20%。